吉林原始点课程第十三集(文稿)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17:21:43



《三国演义》演化出的歇后语关于磨难的名言因为有了阻力才能磨炼ps图片旧照片修复教程外网~十字绣(451)舞曲:初恋的人【音画】

〖精美图文〗这杯酒[5P]一战图解杨成武:张爱萍文革倒台幕后帮凶女人的独立宣言棒针模式----两款镂空图案命理上女命婚姻的面面观2012老公新制度用脑过度可能导致脱发是否有科学依据?王夫之《张子正蒙注》一个老人的忠告家长“陪”写作业有讲究要逐步养成自主学习好习惯商洛新市府风水赏析在家如何练哑铃,新手通用的初级健身计划.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这20条文学欣赏:刘墉:情到深处总是伤修学储能,受益终身(图文人生百态)pinterest邀请审核是审核什么?英语词意巧认法鼻炎中药验方透视习近平周边外交理念:亲诚惠容打造命运共同体手抓饼啊手抓饼管理制度一览表错过了缘分错过了你【伤感美文】网络文摘--宇宙(银河系)百病佛门疗法【2】人生历世36字诀《浮沉》崔曼莉著【美景美图】绝美,一诗一画百花篇

经典收藏国宝家具鉴赏一张图读懂比尔盖茨:抄来的世界首富?我们曾忘记,幸福都在【美景美图】绝美,一诗一画百花篇

张钊汉医师-吉林原始点课程第十三集(文稿)

 

第十三集

原始点的动物应用、重症急救、脑中风急救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们昨天已经把这个寒证的辨证也全部讲完了。昨晚还有一个案例,应该播放给大家看,那是我在美国巡回演讲回台湾,在基金会刚好看到有一个患者发作,抖得非常厉害,全身都发抖,听志工讲是做完之后还是没办法解决,就是抖得更厉害,就有人叫我赶快过去处理,我看了确实蛮严重,所以也立即叫人家帮她拍摄,这一段我处理的过程,也让大家了解一下。这个患者最主要除了抖以外,她还口干舌燥,喜欢喝凉的,而且喝很多,然后怕热,那我们来看这一个患者到底是热症还是寒证?我们来看一下:

江小姐,约30岁,台湾人,医院检查为自律神经失调,吃西药十余年,脸色苍白、四肢冰冷,平常会有口渴、喜冷饮、饮多、怕热等症状,时常会产生恐慌,半夜更加严重,并且全身发抖,甚至有绝望的念头。对西药已产生依赖性,但吃药后会头晕、昏沉。2011523日到基金会,经张钊汉医师处理后,上述所有症状都获得改善。

患者自述:就是我很害怕,然后就是会惊醒,然后一直发抖,吃了药之后就会都一直睡觉,可是睡醒之 后,胸口又会很闷,然后心跳也会很快,这样的情况持续十一年了。然后每天早上睡起来,就会呼吸困难很严重,非常地严重,然后心跳非常非常地快,然后缺氧非常地严重,吃西药之后虽然好了,可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又会发作,就是这样子。

张钊汉医师为患者处理,并用两个红豆袋前后温敷。>>你忍一下,现在因为你体力也恢复了,我应该按没问题,这样可以接受了吧(按左耳后)?可以。>这一点痛吗?(按右耳后)这一点超痛!>这一点比刚刚还痛啊!超痛。>好!那你忍一下!我慢慢揉进去(也揉枕骨下沿)。经张钊汉医师按推及温敷处理后,

你现在口干的感觉,现在再感觉看看,好很多。>现在又好很多了,对。>那你现在整个情形呢?比较穏定了。>比较穏定了,不会那么恐慌了。对。>所以这个(头部原始点)要按开,这样会了吧!温敷完然后再把它揉松。要不然刚刚我温敷,你还是口干舌燥对不对?对。>一直想喝冰的,这里揉开就不会了对不对?对。>

你舌头我再看一下,你面对镜头,你这里都有齿痕,而且苔很厚,你是极寒的!非常寒!所以因为筋绷紧,然后让她错以为火气很大,所以变口干舌燥,对,我一直会觉得很燥。>所以去开药或怎么样,都不能吃凉药,越吃就越寒,越容易发抖,所以你要,没有人在温敷前后夹击的,你看我这里患者你最优惠,你一个人背两件是吗?谢谢!谢谢!>,我都有教你了,会了吧!今天都示范给你们看了,整个处理过程你们都看到了,然后喝热的姜汤,这样比吃药是不是更快? 对!>吃完他没有让你舒服,这个会让你舒服,对不对?对!>>>

这是最近处理的案例,如果一般口干舌燥、怕热,一直喜欢喝冰凉的,如果这样去看医师,我相信绝大部分医师一定开凉药,她跟我讲她最担心的就是她不敢停药,因为西药吃久了,吃到现在怎么样?对药有依赖性!但是吃了呢又头晕!越吃身体怎么样?你们现在也看到了,越寒!寒到她随时心里都会有恐慌,尤其半夜更加严重,恐慌到自己都不想活了,有这样的念头。

很多医师,你看我昨天不是有讲吗,刚开始以为这种症状,吃了应该没什么,那凉药越吃呢,每次吃都有效,越吃药怎么样?越开越重,患者的病就越来越沉重。那凉药感觉吃下去,口干舌燥立即也缓解,但越吃筋越绷紧,结果整个体质就变更差了,差到她连自己活得明天都看不到明天,就是有绝望的念头。

所以我说寒证伤人,很多医师真的不晓得,那眼前看每次开,她也都好,也没事。但你看日积月累,十年下来,你看这样的患者,这个就很难处理!所以处理一段时间,我相信她寒还会回来,不断的处理,也就是揉开温敷,然后喝内热源、姜汤种种,我相信她体质绝对可以逆转。

这样的患者我相信有很多,所以我昨天不断地跟大家讲,别看这些平常打吊瓶、吃西药, 没事!对!你有体力的时候都没事!但等到哪一天,你体力变得很差的时候,继续再吃的时候,等病一起来的时候,这时候就很难逆转。

这样的症状,这样的患者我看太多了!尤其这几年,很多重症的经人家介绍到基金会来的,类似这样的患者真的不少。所以很多如果没有用原始点,知道她是因为筋绷紧而产生感觉的错乱,一般的医师绝对如果看她口干舌燥,她说自己很燥、很怕热,又很喜欢喝冰的,然后喝很多,一般医师肯定会开凉药,一定会说她上火了!

她又抖得那么厉害,结果你看她是寒到怎么样?我不止背部温敷,我前面还加一件,这样才让她整个抖慢慢缓解下来,已经寒到这样,如果医师再开寒药,她如果硬是撑,我看再撑也撑不了多久!整个身体真的会垮下去!

所以别看平常那些西药或是点滴,都一点一滴地在累积,很多人以为这个没有关系,我上个月也是这样吃,这个月也是这样吃,也许这两三个月都没问题。但是半年后你再看看,半年后也许你还有体力,一年后再看看,那在不知不觉中这个患者就慢慢垮下来,这个也是因为我们体质不可能一下子逆转,这让很多医师误以为他真的治好病了!

就是在这样的错觉下,我认为大陆很多医师,温病派的医师就变得非常多,在美国也是。但是真正在美国,我巡回演讲的时候,在治疗重病的一群学生跟我们讲,他们说有一个倪老治疗得不错!那因为他开的大部分都是温热药,这就对了!

真正能治重病,而很多人去找他的也是一个, 也是这样做来。另外有一个中医师,听说也是颇有名气,姓张,跟我同姓,不是指我啦,是另外一个住美国的,那很多地方各种疑难杂症都会去找他,听说他的患者也多到不行,结果他的一些朋友,私底下就跟我讲,他几乎就是窦材的信徒者!那窦材几乎都开热药,所有的药都是姜附汤,生姜、附子,一路开,就是这样开。

所以我说昨天我在演讲的时候,我说黄色认为是寒性体质的,我看这两千多年来,唯一一人讲的就是他,我以为我是先讲,结果被他讲了,那就算他第一人,我第二 人。那他讲的也没有人信,因为中医师认为黄色都是热证怎么会是寒证呢?他就是开!甚至黄色的都开姜附汤,这猛啊!那还好他的书,你们如果要去书局,应该还可以买到他的书,但是他已经寂寞很久了!

因为会去买他的书的,我看很少!反而是温病派多,因为一路在辨寒凉,我一路用原始点在观察,确实没有热症,我这个疑惑一直累积很多年,自己因为中医师,自己对寒热辨证,自己也已经深植我心,一下子要抛开还蛮难。但明明患者就是这样告诉我,所以我终于勇于抛开。

所以我 说今年就是一次讲开,别让人家对原始点还有什么疑惑!因为这几年来,我从来没有冰敷过,也没有,不需要开寒药!那就是都是热嘛!那所有的患者经过原始点处理,都可以改善,那就证明一件只有寒多寒少的问题。所以今天我在这个case,再补充给大家看,我相信你们应该不再有疑惑。不要再,我一走了,又开始医师说要吃什么药,你们又跟着吃了,那我觉得这个观念比手法还是更重要。

所以我说癌症好不好治疗?很好治疗!问题难的就难在他观念转不转?他真的?因为很多医师各种学说,目前充斥市面上,谁是对的?谁是错的?没有人清楚,各说各话。

所以这个问题才大,患者能不能选到他真正理想的医师,这也是福报啦,我只能这样说。我今天在这里讲开了,这些影片都会放到网站,让各界的医师来看,甚至我也欢迎各种评论,都可以进来。

我个人心态是开放的,我在美国也讲,我反正西医也批判过了,那我本身是中医师,我对自己的中医,中医过程,我也自己觉得过去我也是迷迷煳煳这样走过来,所以批判与其说批判中医,倒不如说也算是批判我自己过去的不是,那这个我敢批判人,当然我就有这个雅量,容许各方的批判。

不过你们批判了,我常常是怎么样?很认真听,听完我就算了,因为我还要做的事蛮多, 我相信这些对就是对,真理就是真理。你们可以从你们自己身体上,用我的方法试验看看,谁才是真的!我们寒凉伤人这样再补充一下,片子也给大家看,应该算是 一个比较完整的。

之前我相信在北京听过我课的,应该还没有听到这一段,而这一段确实在我个人感觉非常重要,因为中国医学这么久,没有人说没有热性体质,大概我第一人,这个就我肯定应该是第一人,但是这样,第一人是不是好过,我跟各位讲,我不争名,因为老子有讲过一句话,他说他有三宝:一曰俭,二曰慈,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我很喜欢这一句话,但是第一次这样讲,我跟我的原则,老二的哲学有违反。因为窦材讲第一个,那我很愿意当老二,但明明没有热性体质,所以这个理一定要讲清楚,因为整个中医学没有这样的说法,但是我一路做,确定这一件事我应该是对的!

所以在此大家也不用疑惑,你们可以用你们的身体,再做做看! 我相信真理绝对是真理,因为可以经过千锤百炼!我们寒性体质就介绍到这里。

接下来很多人问,这个原始点到底除了人能够治,动物能不能治?每一场也有这样的说法。刚好这一次回台北,刚好又爬山,遇到我第一次把狗治好的那一只狗出现了,所以临时用手机拍,但是拍得不好,那也是临时客串,这个问题在美国也有人问,所以就仓促剪辑,剪辑得真的不够专业,下一次如果回台北,再遇到那一只狗,再拍好一点给大家看。我们先看一下好不好?好!>虽然拍得不好!

中型(犬有点像家里以前养的)揉屁股上面的一点点,大概就是这一段,就是后腿,这只狗狗不会咬人的

这是临时拍的。因为去刚好遇到,因为这一只狗很有价值,为什么?有历史意义!因为这是原始点第一次应用到动物上,那一只狗是差不多两年多前生病的,就是跛脚,后腿跛脚,那一只脚弯的,各种方法都使用过,也给兽医看也没用,他们主人也知道我会按摩,就来问,那你能不能把狗按好?

我想这个好玩,我当下我就跟他讲绝对有办法,因为我对原始点深信不疑,所以但那是第一次摸,我不知道它的原始点在哪里?因为后腿翘起来,只有三腿在走路,我想应该从腿那个弯弯的,我找那上面那个腿的窝,看看能不能?摸一摸,狗也不理我,我就知道那个没有用,然后想从尾巴看看,压压看?尾巴也没有痛点。

在尾巴上面,那个脊椎两侧,一摸,它要咬我,那个狗反过来,差一点咬到我,我手一缩,我就跟他们讲我不敢按了,但我知道它的痛点就在尾巴上面那个脊椎两侧,那它主人听到之后,还有几个山友,他们就把它抱着,那主人就帮它按,然后嘴巴把它合起来。

那狗一直挣扎,揉了一段时间之后,手一松,狗突然间冲出去,冲出去是四脚走的,冲出去不是三脚,这山友大家都看到了,这一只狗已经病了差不多半年多了,现在它主人知道这一招有效,所以一天听说帮它按两到三次,连续按一个礼拜,从此那一条腿完全好。我问他有没有温敷?他说也没有,就一直不断想到就帮它搓几下、搓几下,搓到这一条腿就完全好了。

那之后又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山友亲自看到了,所以也深信不疑,然后有一次从台北回台中,他们一个亲戚,就是一个姐姐家也有一只狗,同样也是跛脚,也跛了蛮久,然后他就说这个我来,结果真的被他搞好了。所以他回来台北跟我报告,他说我又搞好一只狗了。

这一次去美国,他们有一只猫,本来说要寄到基金会,因为那个主人就是说,人家是治人,那猫狗这种寄到基金会算啥?所以就把它压下来。结果那个,一个我认识的,美国已经去年跟我学的,他把他整个那个要寄的档案,都呈现给我看,那一只猫就是好像不知道是中毒还是怎么样?

走路摇摇摆摆,走几步就跌倒,走几步就跌倒,他说已经发生了好几天了,他去找兽医也没有好,吃药什么都没好,他就想到也跟我学过原始点,他说就按头部原始点,因为走路摇摇摆摆,头晕嘛!那就找头部原始点,就从耳后、猫头这里乱按,我也不知道猫的头部原始点在哪里?那按了差不多几分钟之后,那一只猫可能也按痛了,一松手就开始走,这一次没有摇摇摆摆,还走得蛮好的,他们说有效,然后就每天也是多按几次,一两天而已,就好了!

现在这一只猫完全走路跟正常人一样,当然不是用两脚走啦,就是正常地恢复走。

那我看了真的很神奇, 所以你们如果人按得不好玩,你们也可以去玩玩猫狗。这个原始点,我认为在脊椎动物,其实应用很多。

还有一个比较我印象深刻的一只狗,我有一个志工,他家的一只狗,就是突然间很疲累,然后吃也吃不下,然后一直想呕吐,他们看那个情况下很危急了,所以就马上跟他女儿一起把它送到兽医那里,但是开车的路途中,他突然间想到原始点,他说这个也是脊椎动物,那人也有脊椎,那不如我在狗的两侧脊椎按按看,所以就来回在车上不断地按。

按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到兽医那里,突然间那只狗在车上开始吐了,然后一吐再吐,吐出三块抹布,三块抹布,然后吐完之后,那它主人就说,我们不用去兽医了,我们直接回家。那狗回家的过程中还有一点累,那累,他突然间想,我厨房到底放几块抺布?所以他也不知道。抹布,你们知道?桌布。你们说抹布是吧!他想再按按看,然后回家的路途再按,按按然后又从车上,在车上它又吐出最后一块,总共吐四块!吐出来之后回到家,这一只狗已经慢慢恢复了。

所以这个案例都是实在的,而且都很好玩。那你们如果学了这个原始点,随时都可以改行当兽医,这个也没问题,这是原始点一般在动物上的应用,有时候这样光按也绝对比那些兽医都还高明,因为按一按你看,这狗找兽医也不会好,但按到原始点反而好了。我们动物的应用篇也讲完了。现在就进入我们今天的重头戏,急救!

 

心、脑血管重症之急救:按推力量一定要温和适度,不可过猛,并且要以患者能承受为宜。头部按推时间约35分钟,若轻轻按推,则10分钟内仍属安全;上背部按推时间约1分钟。按推后病情没有改善,甚或加重,立即改以内、外热源温之,并注意周遭环境之温度,应以温暖舒服为宜。

急救哦!我说不管中医、西医或原始点,我认为以原始点是最快速的。我们先来谈脑中风,因为在一两年前我就确定,西医对脑中风的处理,绝对是一个错误,绝对!我用这样笃定的语气,就是我看到每次病人进去医院,然后经过手术以后,只要经过手术,不是半身瘫痪就是变植物人,这样的案例多到不行。那他开刀的地方一定是照出来的,看他血块凝结在哪里?或阻塞在哪里?他就用刀子去挖,但是你们已经听完我的课也知道,机器照出来的是不是要处理的地方?不是!那是果,不是因。

所以处理果,旁边的组织也会进一步坏死,所以只要一经过开刀以后,不是瘫就是植物人,只有这两途!但是一般的世人,因为把这个景象也看得很稀松平常,好像脑中风本来就应该这样子!所以对医学也不敢质疑,因为觉得那个医学很高很玄妙,不是我们一般人能够理解,所以大家看了也没有提出什么疑惑或是批判的声音,但是就有一句话讲的,“谎言讲了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

谎言讲了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很多社会各界人士认同的东西,也以为是对的东西。常常真理,在从真理的角度来 看刚好相反,很可能是错的,所以当我们每次看到中风后遗症,那种半身瘫痪或植物人,我们习以为常,连我们自己都已经麻木了。但是你知道吗?这样的过程中, 只要有家里一个人这样,全家人都要陪葬进去,不管金钱、精神整个家里都会弄到好像很大的压力,整个家应该就快乐不起来,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个脑中风一定要解决,所以原始点有没有办法处理呢?

有没有办法?有。>我就先放那个差不多前年、两年前,我第一次遇到的一个个案,也就是也是赵医师介绍的,这一个是一个医护人员,她这一次中风是第二次中风了,第二次中风之前她找西医也一直好不起来,最后找另类疗法,也就是中医,包括针灸、吃药,但是吃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慢慢从病困中脱困而好起来,所以她从此也不再相信他们本身的西医。

所以这一次中风之后,她立即找到赵医师,赵医师虽然西医,她知道赵医师有学过原始点,经过赵医师跟我联络,他说要不要接?我说好,OK!我们就在基金会等这个病人过来,整个处理过程,因为他事先通知我,所以我们已经准备摄影机,是简陋的摄影机,就准备拍摄,这一段应该都是实况转播,因为她送来的那一天刚好是基金会在推广的服务时间,旁边很多志工全程看到,那我们把这一幕剪接的过程,放映给大家看。

两个小时前吗?(张医师问),对!(患者先生)>时间:2009119PM330,两个小时前发病,病患到基金会时,左脚、右手发麻,全身瘫痪无力,无法自行站立,需要旁人搀扶,不能言语对话。(左脚也在麻)(等于右边)(背部敷红豆袋,张医师按推臀部)等一下处理完,再看看情形改善多少?(张医师说) ,在经过张钊汉医师30分钟的全身处理后,自己起来,慢慢,慢慢的看看,有啊!好多了!我想因为你刚刚是被扶着进来,我看看现在的情形,要不要架你?等我一下!>

看看她现在的力量?有!有!有!哦站起来了,屁股有力了!还有手可以抬了>,现在手可以抬了是吗(张医师问)?之前都撑不久!>现在脖子还会僵硬吗?我觉得现在是剩皮吧!>现在是皮吧,脖子已经不硬了,对不对?因为我觉得动,好像还好,刚刚是很痛,现在是还好!>那脸麻,现在是麻在哪里?就这一块(右脸),就是每次发病前,都会这一块先麻,然后就是这整个眼睛,就会看不太清楚。>

那也就是你现在 这里还麻啰?一点点。>比刚刚差不多少几成?大概少了六成>,少六成!这样还不够。这边(左脸)的麻已经不见了>本来那边(左脸)也麻?所以我现在觉得舌头…>现在讲话比较清楚了!刚刚讲话就很不清楚(患者先生)>,我现在有办法吞口水。刚进来没办法吞口水。>那你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快好?没有!>患者先生:之前有找针灸,针灸也没有,没有那么快啦。>

患者双手握拳:差一点>如果是十磅,那这大概是六到八磅。>旁观者:自己握拳,现在可以自己站起来吗?张医师及患者:自己没办法!(先生扶患者站起来)旁观者:可以走了一两步了。因为屁股有力气了。刚开始来的时候,屁股没有力气。>>>

这是2009年也就是我来北京之前做的案例。这个案例,她来的时候,你们应该也看到,整个身体是瘫软完全是抱进来,手也无力,脚也不能动。进来的时候我前后处理三次,包括温敷,就是推拿后温敷,温敷后再推拿,这样反复两三次。本来整个脸是麻的,你们也看到,最后推拿后她一边脸已经不麻,一边减少六成。

她本来说话不大清楚,因为她这里连吞口水都困难,说话发不出声来,推拿后讲话就变得很清晰,她自己也感觉可以吞口水。她本来手是无力的,连手都不能握,连这个动作都握不起来,那做完之后,你们也看到了,她也变得能握。

她跟我讲以前光那个手握,这个动作光给中医治疗,针灸起码要三天以后,也就是每天去针灸,起码要针三天,手才会慢慢能握拳,而我们是做完,她立即就能握拳。手本来是不大能抬,做完马上能抬而且她还能陈述,她的手已经变得有力能握几磅,因为她能说到几磅几磅,那个都是西医,你一听就知道她对医学很专业,所以都能够描述,这个手能够抓几磅的力量。

 

那脚呢?脚,大家也看到了!她本来两脚都无力的,但是因为推屁股之后,她腿就变得有力。所以我说腿有问题要找什么?卡撑,就是足撑的地方,就是你只要足撑揉完,腿就自然会有力,所以也证实她揉完,腿就比较有力。她非常寒、极寒,寒到什么呢?她跟我讲她放洗澡水,她自己觉得很温暖舒服,结果她孩子,每次她放完,孩子要洗她的洗澡水,一跳进去马上又会跳出来,好像烫到这样,非常热!那她自己觉得很舒服,她是这样的,所以我知道她很寒。

所以回去就告诉她先生,一定每天24小时温敷,因为她刚好中风嘛24小时,睡觉也温敷,白天也温敷,如果有时间再用原始点按,她先生说可不可以去针灸、复健,我说你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但唯一保持一个就是温敷,他们听进去了!因为我在台北,他们在桃园比较远,也不可能每天送过来,这样我就追踪,追踪到第十天,她完全好,她已经可以去上班。

第十天,她除了说大腿这里有一点酸酸的,其他什么双足、双手或是脸麻,所有完全恢复。她本来第十天是约我再把她好的一面拍摄出来, 因为她已经能上班了,刚好已经约好,刚好那一天我自己临时有事,所以不能赶到桃园去拍她。所以有一点可惜,没有把完整的片子放给大家看。

这样你们想想看,她这么重,这样的症状,如果以医学要处理多久?不管中西医,那十天完全能恢复而且上班,这是第一例!所以做完之后我更加信心大增,所以那时候每一场演讲, 我都有跟台下的听众讲,我欢迎任何中风倒下去的人,跟基金会联络,那我24小时等着你们中风(笑声),结果话是虽然这么说,倒也没有人打电话给我,所以寂寞得很。所以等一两个月之后就因为北京有人来邀请我到这里讲学!就这样把我推到这里来了。

来了这里,我也一直想,因为当时邀我来,他们有说大陆15秒就有 一个人中风,这个让我激起很大的信心,我说我来可以大展身手,台湾可能中风的少,遇不大到,那来这里看看。那来了,其实几个月过去也没有,但是在四月就遇到了,终于遇到。

这个场景,因为在抢救的过程中,这一个患者又比台湾更严重,所以来不及,因为都是抢救,所以也没有办法,没有人会临时想到说拿起手机来拍摄,所以这个有一点可惜。不像第一个,我们是已经有备而来,知道有一个中风患者要来找我们。我们来看这第二段,有一个周老师临时中风的情景:

中风急救。操 作:张钊汉医师。

黄老师讲述。末学以前也是一位医务工作者,学的是西医,在重症监护病房待过一段时间,那么谈到急救,大家经常会看电视,那个急救的场面,就是抬上病床,马上拖到手术室,然后做检查或者插管,这是西医一般的处理。但是前两天呢?

有一位同事突发了中风,这位同事他以前有中风过,被西医急救,当时出血性的中风,然后就开颅手术,把淤血吸出去,然后现在开完颅以后,有一块颅骨被拿掉,整个这一边是凹进去的,没有颅骨,因为在西医里面是讲,因为颅压太高,怕它再次引起中风,所以就暂时不装进去,等到他颅内压降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再用人造的颅骨补上去。

前二天我跟那位同事,正好住一个卧室,晚上大概凌晨三点左右,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叫醒,因为我以前在中风监护病房就是ICU待过,因为我有一种职业敏感度,因为凡是有人或者有一些声音急促或是不正常的,我都会惊醒,惊醒来以后就发现,这位同事已经呼吸非常的困难,就是有很多的痰,卡在喉咙管里面,整个肢体在抖动,我一看马上意识到这个情况非常的危险。

如果我们再晚一秒,因为如果他一口痰卡住的话,马上就会停止呼吸,马上就会结束生命,我赶紧请同仁把张医师请过来,张医师请过来之后,马上给他做耳后和枕骨下沿的原始点的按摩。因为那个时候他呼吸急促,另外一个同事就抱着他的身体,赶紧按他的胸椎,按他胸椎两边的原始点,因为他的痰已经确实已经呼吸困难,然后我再用纸巾把他的痰全部把它吸除掉弄出来。

那吸出来的痰都是红色的,都是血痰!因为他已经呼吸困难,肺泡毛细血管已经出血了,那个时候很危险!我们另外还有二个男生抱着他,因为那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了,但是我们按原始点他会很痛,他痛,他是下意识的就是不让你做,就是很大力气推开你,那个时候我们就抱住他,然后张医师赶紧按压原始点。

估计大概有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他的呼吸慢慢平穏了,然后意识慢慢就醒过来,他清醒后,我们马上改善他的环境的温度, 因为一位中风的患者,他头是朝着窗户睡的,可能是因为受了风寒,然后整个筋全部绷紧,我们立刻把他的温度提升,用两个电暖炉然后提升环境的温度,因为那时候他也吃不下东西,我们也没有去喂药给他吃,因为那个时候是凌晨几点,我们就让他先躺下去,赶紧热敷,用红豆袋赶紧热敷这里(枕骨下沿),然后把电热毯拉到枕头的上面,赶紧热敷,这个时候他就睡下去了。

我看一下手表大概是凌晨四点。到了早上大概八点钟左右,我们正在吃早餐,这个时候突然他太太又打电话过来,又再一次发生状况,可能又是再一次中风,我们又赶上去,也是同样的方法按压原始点,这一次可能时间会比较短一点,按完以后我们就用药,陈医师开药,马 上用四逆汤加姜汤,四逆汤就是附子含量比较大,热性的药,然后四个小时服一次。

我们当天晚上回去以后,他的整个情况都非常好,他的意识非常清楚,而且已经可以下床、可以吃东西。到了今天的早上,他完全就像恢复到以前的状况,他自己可以下楼、自己可以下到楼下来吃早餐,自己可以活动,自己可以上厕所,所有事情都可以自理,大家看看24小时(掌声响起),这是中医急救!原始点急救!

这是去年四月在北京处理的这个案例。如果说我这一生,遇到病患重症或急救的那么多,这一个案例算是我第一次让我看到,然后有一点震撼的。因为他随时可能就在你面死掉,那时候是凌晨,就像黄医师讲的,那差不多3点,那时候北京温度差不多是零度!

四月的时候,晚上很冷,我睡的真的是睡死了,那怎么半夜会有人打电话呢?我一直觉得不大可思议,一定是打错了!本来不想理,但是明明是一直响着,所以起来一听,哇,不得了!同事中风!

我说这个不好玩,本来我一直在等中风患者来,结果这一次,是半夜突然间被吵醒,也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形下遇到,那赶快衣服一披,就往楼上冲,其实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几楼,只是一出来的时候才知道我要上几楼?突然间才开始疑惑,那才慢慢头脑清醒,就想不知道是21还是23,反正就冲上去了,那冲上去第一次是走错楼,21门开不了。第二次才知道,那是更高。

进去的那一刻,我看已经很多同仁围着,我进去就看到一场我自己觉得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为什么?因为在那个场面是一个躺着正在抽搐的患者,然后嘴巴都是痰卡着,那个痰也看出红色的血丝,呼吸急促到喎! 喎!喎!难怪他会被吵醒,黄医师说他比较有警觉性,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会被吵醒。

因为真的声音很大,那呼吸已经急促到这样,我看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我知道我面临的已经退无可退,只有拼命一搏,没有什么好想的!我当时的念头就是拼命一搏!我没有什么想法。所以赶快过去,因为他们是上下层睡的床铺,床铺是有楼梯,刚好他的头就在床铺,那个楼梯,你按不下去,按不到的地方。

我叫同仁赶快把他扶着,变用坐着的方式,我再绕到他后面,然后坐着顶他的头部原始点,那一边揉,我突然间感觉背后有凉意,因为他的头刚好对准着窗口,那北京那么冷,你看他颅头盖已经缺损了,就像我们屋子已经破了一块洞,风马上都可以吹进来这种状况,我觉得我自己在揉的过程中,都有感到一阵寒意,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因寒引起的!

这已经没什么好辩论了。我赶紧帮他推,推差不多时间多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都是黄医师他约略估计的,因为在抢救的过程中,实际上没有人会去计算时间,所以我知道揉了一阵子之后,开始揉,他慢慢有感觉,也会想去抗衡我,但是,是完全没有意识的抗衡,那揉到慢慢他呼吸平静下来,我就知道危急已经过去了。

但是在揉的过程中,我感觉膝盖一阵凉意,因为他尿出来了!尿出来,因为他是坐着,那我的膝盖顶的蛮前面,所以他尿出来,我那个膝盖也感受到一阵凉意,等到他慢慢醒来之后,他好像也慢慢能下床,好像又想去厕所,那我就知道差不多急救已经告一段落。

这时候我叫所有同仁,赶快把被单还有他的衣物,尽可能换干爽的,另外他的睡的地方换个角度,不要对着窗,再来我叫他们把室内的温度调高,怎么调高呢?刚好北京有那个电热器,你们应该很多都知道,它没有风,但是插电那个热就会出来的,这个我就叫他放在床对着他的头,因为他是头受风寒,这样安排就绪了,他太太也下来了。

本来我是准备叫所有同仁轮流照顾,包括我也可以轮班,但是大家考虑说我明天还要上课,他们就叫我先休息,他们轮流来上。他太太下来说统统不用,她来照顾就好,那我们就放心,我也以为温度调高了,应该就没问题。但是就在我早上,八点多吃饭的时候,又接到他太太打来,说她先生又再一次中风,我一听到真的是有一点错愕,因为我想我已经安排妥当,怎么可能呢?

我再冲上去的时候,一看,我就知道犯了一个致命伤,什么致命伤呢?比如说,这个是床铺,假设这是床铺,我们电热器它的头在这里,电热器就这么高,那就吹,结果床下热了,床的上面还是凉的,所以他其实上面是凉的,床下是热的。

所以你们就知道这种情况,又再一次因受风寒而中风,又是一次受寒而中风,这一次我大概按的时间就比较短,按完之后,我看他的眼睛还没有回神,因为还飘来飘去,无意识地飘来飘去,甚至往上吊那种感觉,然后我想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然后按一按他又尿出来又失禁,每一次按都小便失禁就是这样。

进去的时候第二次中风,他的情形是怎么样?他手是握紧着,两手都握紧,然后脚一直在抽搐着,然后那个牙齿咬合,好像在磨牙这样咬着,脸型都变形,看起来还有一点恐怖这样。但当你把他揉松之后,他的脸就慢慢恢复正常。

当揉到虽然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他手已经不再这样抖了,他也慢慢放松了,那放松了我就觉得虽然还没有清醒,但也不需要再按了,为什么?因为他是因寒引起,这时候按跟温敷哪一个重要?温敷。>你们说对了,是温敷重要。

所以我第二次按完之后,我就建议要,这一次我就不再犯错了,就是用椅子垫高两个电热器,这时候用两台电热器,连身体也用一台,头部也用一台,然后再来用姜汤,另外四逆汤。刚好因为那一天睡大楼的,除了黄医师以外,还有一个陈医师,那个陈医师本身说她硕士是读西医的,那博士是读中医,她最后觉得西医有问题,所以改邪归正,到博士的时候她就毅然决然地弃西医然后以中医。

我们就讨论这个案例,那四逆汤是因为我从台湾带来的,我说我有这个四逆汤,她也跟我讨论,我说这个可以,我说他是因寒引起,反正四逆汤有附子,那姜也可以。其实你们以后不用弄到那么复杂,以后就是姜汤就可以,姜汤或人参汤,有什么就用什么!就可以当做内热源,那外热源也准备妥当,整个屋子热起来了,我就放心了。

所以我就再去上课,上完课回来,那时候已经傍晚,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神识,完全恢复。他也好像进了一点汤,问他,他好像还点点头,那到隔一天就像黄医师讲的,完全恢复!就如同他还没有发病之前。

你看那么严重,如果这样的患者送进西医,肯定出事一定还有很多后遗症!如果头脑又被挖了,我看更惨!那整个恢复的情形,我就等他恢复的时候,有一次我就问他,那一天因为他每天都有写日记,几月几号,刚好那一天,他的日记就缺少那么一天,我就问他,你还记得那一天你在做什么吗?

他说:我不知道!那一天突然间在他的生命中里面消失了,就消失了一天,他自己也想不起来,就是这样。这是我第二次遇到的,这一次在我的感觉,哇!印象深刻!从这一个案例中,我觉得很多宝贵的经验,但另外还有一个案例,我想三个都播放完之后,我再把中风再细讲。

第三个案例是去年年底,那个操作者的主角就坐在你们前面,从第一期,就上次播了他一个肾结石,第三次他也遇到一个轻度中风,就在公交车上做的,我们现在来看第三个案例:

影片:轻度中风急救。时间:20101129曰。地点:北京300路公交车。处理人:袁老师。

大家好:今天是20101129曰,在今天早上 805分,我跟我弟弟还有公司的马老师,乘坐300路的公交车来上班的时候,当距离公司还有三站路,就听到车厢后面有一个妇女的声音,非常地焦急在喊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我的先生晕倒了。”

我们就从人群里面一路挤到后面,看到她先生的时候,他已经瘫软在车厢里面,当时有几个比较明显的症状,一个就是从他喉咙里面,发出低沉的嗡嗡的声音,还有他的嘴巴也歪了,还有眼睛看起来也怪怪的,有点直,那么从这几个症状,我们判定为应该是属于脑中风。

对话中,问:那你当时已经就是说感觉没有知觉了吗?患者答:当时我就在车上,我跟她说啊,我有感觉有点难受,我就想车停了,跟她说咱就下去歇一会,车上也没座,感觉有点热,然后下去歇会,可能跟她说完,可能就不知道了吧!问:就没神智啦,就不知道了,就晕倒了。

患者:我觉得好像还有人喊我似的。>我就使用我们食指的工具,从他耳后的头部原始点,还有枕骨下沿的头部原始点,一路按过来,差不多按了两三分钟,他这几个症状就渐渐稳定下来。患者家属讲述,现场手机拍摄:患者妇:他倒下去以后,马上我就嚷嚷,得有一分钟吧,嚷嚷完了,快来人啊,他们都过来了,过来马上就给他处理,当时就好了。>

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了紫竹桥,因为当时我们身边没有带热源,所以就跟他太太建议,说:您可以带着您的先生去医院,也可以选择就是因为您的先生,头部的筋虽然已经稍微有揉开,但是他的身体现在还是很寒,需要热源进一步让他的体质改善。他的太太也对我们非常地信任,就选择跟着我们到公司,来接受进一步的处理。

我弟弟就给公司打电话,刚好王立老师在,王老师就把室内的温度调高,打开了空调,也把红豆袋加热,准备给这一位患者温敷,还准备了参茶,那么临要下车的时候呢,这位先生又再一次地发生前面的几个症状,我就直接从他耳后的头部原始点按下去,大概经过三五秒,很短的时间,他的症状又一次地缓解下来,那么来到这边以后呢,这位患者就在按摩床上躺了下来,我们就给他做头部,还有全身的温敷。

温敷大概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这位患者就讲,基本上已经恢复如常,那么他自己就慢慢坐起来,再把参茶慢慢地喝下去,到八点半的时候,也就是从发病经过25分钟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恢复如常。你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你感觉?我现在感觉好像,什么感觉也没有了现在,跟没犯病之前一样,正常人一样。问:跟正常人一样?对!>跟他的太太一起高高兴兴地离开我们这边。>>

大家看到了,如果你们遇过中风的,不管轻度或重症,那这一个患者前后使用25分钟,有没有人中风前后25分钟就能搞定?有没有这种医学?你们可以去看中医或西医,看有没有这么快可以完整处理,而且好得那么快,没有后遗症。

这个整个过程中,你们应该都看到了,他在下车的时候又再一次中风,跟第二个案例有没有类似?有!他是因什么引起的?因寒!他如果是因寒引起,那他在叙述他中风之前,他有讲他是感觉一阵热,是感觉热所以他才晕倒的!所以感觉的热是不是真热?不是!>

所以我一再重复很多医师,被这个患者说热,他以为就是热性体质,是错的!被这个所迷惑的居多,所以他感觉热,其实是体质非常寒,因为筋绷紧而产生的错觉感!所以他一下车,因为温差大,他又再一次中风了,这样你们能理解吧。

所以袁老师再帮他耳后按个几秒钟又恢复了,恢复上来就赶快用红豆袋,然后室温调高, 还有喝参茶。跟我们第二案的处理方式有没有雷同?有!所以他学到了精髓!也就是知道下面会不会中风,他也清清楚楚,我相信他在处理的过程中,他的心是笃定的,因为这一套是可以完全的复制,完全!不需要你摸索,你就按照这个程序来做,任何的中风不管重症或轻度,就是按表操课就不会错了。哪有医学发展到这么简单的!!!


文档类型:上传人:时空梦想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2大小:355K所需奉献值:2

文档类型:上传人:时空梦想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2大小:355K所需奉献值:2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g4d.org/dst-news/show-282433621740977.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