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农业耕农田耕心田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5:06:47



鍥炬枃锛氫綘蹇呴』鐭ラ亾鐨?2鏉″熀鏈噾铻嶅噯鍒?我想你,但只是想你而不打扰你刘伯温风水秘诀唱现场时,使用麦克风应该注意什么?有哪些技巧?4月11日股市猛料多空大揭秘

13名中医消化病方11体育教师专业知识考试考试题目和答案音乐教师编制考试试题资料美术教师编制考试试题资料体育教师...新版的《猫和老鼠》和以前看的相比有什么不同?(4月份空降AB站的那个)?肝心脾肺肾五脏养生知识鏄ヨ妭鍚庤鍋囨渶鍏ㄦ敾鐣?杩欎釜璇峰亣鐞嗙敱缁濆鏃犳硶琚嫆缁?有效记忆英语单词,原则方法全指导高效课堂教育学(21)课堂文化一张图了解--什么是死缓?【感悟哲理】修好这颗心《逆风的香》林清玄中国好歌曲央视推荐如何ps出剪影效果想让自己的照片与众不同加盟奶茶店裡一杯奶茶的毛利有多少?等到秋天时理财也不晚史上最全的梳头方法请问要取什么五行的名字啊,出生2014年5月7日10点36分?优雅是人生最美的风景助旺家运的风水布局原则《中国印刷史话》张绍勋著黑色西装该搭配什么衬衫?我已经连续几个月这个点还睡不着求推荐安眠药。?请问星战第二部-克隆人的进攻中的女王第一次带安纳金去的湖边古堡是真的吗?如果不是请问现实中有原型吗?XP局域网共享设置图文教程【一图读懂】“中国院士”如何产生“纵火者”陈水总:挣扎在贫困线上爱找碴香菇炖鸡

餐厅新员工如何更快适应工作环境新企业家网怎样结交新朋友?香菇炖鸡

有机农业 耕农田 耕心田

2014-09-08 张志敏 有机慢生活

“有机食品”随着北京承办2008年奥运会而成为一个时尚名词。为了赶上奥运会的发展机会,不少人开始有机农业生产,不少贸易公司开始销售有机食品。有的公司依靠商业运作技巧,短时间内就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效应,引领了一波潮流,但很快又销声匿迹了。食品安全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消费者,消费者渴望得到健康安全的食品,无疑,有机食品可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然而,有机食品生产和销售中出现的诸多不稳定因素使消费者的渴望依然还是渴望,但是在渴望之中又增加了某种担心。因此,要克服那些不稳定因素,需要全社会了解有机农业,参与有机农业。通过有机农业,不仅耕农田,而且耕心田,使有机农业真正成为安全食品的源泉。


  有机食品的根源在于有机农业,没有有机农业,不可能生产出有机食品。对安全食品的渴望使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农业、特别是有机农业。有机农业是什么呢?很多人理解为不施农药化肥的农业。根据我国有机产品国家标准,有机农业是“遵照一定的有机农业生产标准,在生产中不采用基因工程获得的生物及其产物,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饲料添加剂等物质,遵循自然规律和生态学原理,协调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平衡,采用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的农业技术以维持持续稳定的农业生产体系的一种农业生产方式。”从国标关于有机农业的定义中可以看出,仅仅在生产中不使用化肥、农药,还远不是有机农业,单一品种生产也不是有机农业。有机食品并不是停止使用化肥农药立即就可以获得的。有机农业要求尊重动物、植物和环境的自然能力,建立多种种植、养殖相结合的平衡的生态体系。要做到这些,需要懂得诸多方面的知识和多种生产技术,因此,可以说有机农业是一种知识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人力密集型的产业。有机农业是人类与自然合写的田园诗,是人类与自然共谱的交响曲。


一、做有机农业,必须转变思想。


  转变思想,破除迷信。过去,很多老百姓迷信和乱用鸦片,有个头疼脑热、牙疼胃痛的毛病不去看医生,到药铺买点鸦片,吃了鸦片,疼痛消失了,鸦片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国内国外商人看到商机,大量供应,国民鸦片上瘾,中国人成了“东亚病夫”。现在,很多农业科研人员和农民迷信化肥,种什么都用化肥,离开化肥不会种地。东北“黑土地”曾经是那样肥沃,因为人们迷信化肥,为了高产再高产,在肥沃的黑土地上也施用化肥。在化肥的毒害下,“黑土地”夭折了,像其他地方的土壤一样越来越依赖化肥。


  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化肥传入中国,至今不过三十余年,化肥的使用量不断增加。如尿素,从开始每亩用5斤至今已经变成每亩用50斤,甚至更多。化肥毒害土壤就像鸦片毒害人体一样,开始看起来似乎效果很好,之后土壤中毒程度越来越深,需用量越来越大,不多施化肥产量就下降,这使人们更加依赖化肥、迷信化肥。短短三十余年,中国从没有化肥到成为世界最大化肥进口国,又从化肥进口国变成化肥生产国,化肥在中国迅猛发展。生产化肥需要消耗大量的煤炭,其耗煤量甚至超过火力发电的耗煤量。生产化肥的过程是对环境污染的过程,而施用化肥是扩大了的对环境污染的过程。化肥不仅污染环境,不仅污染农田,而且污染人们的心田;不仅损害人类的身体健康,而且损害人类的心智健康。短短三十余年,中国八千余年灿烂的农业文明的传承被阻断;短短三十余年,勤劳智慧的中国农民从社会的脊梁变成了弱势群体;短短三十余年,人们在一切事物上希冀获得化肥效应,不用费力就可以收获……。实际上在化肥里什么也长不了,化肥没有内在的生命力。之所以施了化肥后植物表面上看起来生长良好,主要还是因为土壤是有生命的一个生存系统,离开这个生存系统,化肥完全没有生命力。化肥就像鸦片一样。鸦片除了吞噬人的生命和精神外并没有给人的肌体增加任何养分,人虽可以表现出一时的精神焕发,但鸦片最终加速了人的死亡。现在人们仍然依赖和迷信着化肥。长此以往,终究有一天土壤会因中毒太深而丧失生命力,到那时,即使施再多的化肥也长不出庄稼。其实,以“氮-磷-钾”肥料概念为基础的现行化学农业是在德国化学家J·冯·利比希(Justus von Liebig1803-1873)教授于1840年提出的土壤化学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然而现代农业科学却没有全面理解并吸收利比希教授的理论。正是这位教授指出:“没有生命的作用力生成的只是没有生命的物质。没有生命的物质在生命体内被赋予生命的特征,是通过一种在生物体内部的更高级的力起作用,没有生命的作用力仅仅是辅助力量。”因此,人们需要转变思想,破除迷信。


  在现行化学农业生产方式下,人们除了迷信化肥外,还迷信各种杀菌剂、杀虫剂、除草剂。现行化学农业对这些“植物抗生素”的依赖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除此以外,还迷信转基因产品,认为只有转基因产品可以增加产量,能够解决众多人口的吃饭问题;迷信抗生素,20年前患感冒一吃抗生素就药到病除了,现在有人需要打8天吊针!除了人类对人体滥用抗生素外,对禽畜更是滥用抗生素。大量的抗生素被用于禽畜疾病的预防;迷信植物生长调节剂,大量用于调控植物的生长;迷信和滥用动物生长调节剂,在这些激素的作用下,人类可以获得更多的动物产品。正常养猪每年出栏一次,现每年出栏三次还多;正常饲养家禽9个月后开始下蛋,现4个多月开始下蛋。除了上述迷信外,人们还过多地迷信“现代农业科技”,如无土栽培。有人预言无土栽培将是未来农业的主要生产模式,到那时农业会完全脱离土地,而在大楼里搞无土栽培。这个预言还不够大胆,还不够荒诞,与其改变植物的生长条件,倒不如改变植物的生长过程,把各种植物生长条件诸如光、水、氮、磷、钾及其他微量元素等物质输入人造植物机生产加工出人造植物产品,岂不更能显出人类智慧的伟大?


  人类再有智慧也不能改变植物的天然生长能力。植物远远先于人类生长在这个地球上,在有人类以后又一直滋养人类百万年,人类的农业活动不过一万年左右。所以,人类应该尊重植物的自然能力。此外,人类对于植物生长所需要的条件的了解还是非常有限的,有些条件是人类无法创造或改变的。人类的智慧在于认识自然并在尊重自然的基础上管理自然,而不是改变自然。无数事实证明,人类所做的改变自然的努力,其结果总是令人遗憾地成为对自然的破坏。把原本不属于土壤的化学物质强加到土壤中就是人类对自然的改变行为,人们已经看到这一改变行为对自然产生的破坏。


  也许土地不会被毒害到完全丧失生产力的程度,因为“上帝之手”会拯救土地:农民买不起那么多的化肥,当化肥的投入大于产出时农民会自动放弃使用化肥;生产化肥用的原料和燃料将会耗尽。人类的生存环境已经明显恶化,人们是醒悟,还是执迷不悟、等待大自然的报复?一些人已经醒悟并开始行动,还有很多人需要转变思想,破除迷信。只有转变思想、破除迷信,才能搞好有机农业。


  转变思想,加强自律。十八、十九世纪,欧洲科学家先后发现植物生长是上靠叶子的光合作用、下靠根部从土壤中吸收含氮、磷、钾的物质。懂得了这些知识,一些人便以为已经掌握了植物生长的命脉,到二十世纪初逐渐形成了化学农业的耕作方式。之后,化学农业的耕作方式不仅在全球迅速蔓延,而且还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温室栽培、无土栽培等技术。农业生产不再依赖自然条件,人类离土壤越来越远。化学农业的生产方式改变了人们的世界观,人们开始把一切事物都看成是某些化学物质的聚合物,因而又发明了组培克隆、转基因等技术,不仅对植物进行组培克隆、改变基因,而且对动物、甚至对人体也开始了克隆、转基因的研究和实践;此外,在自然界生命原有的食物链中不断地加入各种各样的新发明和新产品。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们绞尽脑汁地发明着、竭尽全力地制造着、毫无顾忌的添加着。然而,人类的有些发明的使用结果却常常是令人遗憾的,是人始料未及的。如:动物源饲料的应用引发了疯牛病;农药残留、化学食品添加剂诱发多种癌症而人们仍在继续生产、继续使用;前不久又发生乳品、蛋品中的三聚氰胺致病,几乎毁掉整个中国新兴的乳品行业;还有很多人们没有发现的东西影响着人们的身体健康。大量尿素用作禽畜饲料,大量生长调节剂(激素)使禽畜快速生长。有的人为了证明所售农药无毒,甚至搞“喝农药秀”,看的人便不免相信农药无毒。前者荒唐,后者无知。人类的生活活动和生产活动可以影响自然,因此人类应理性地加以自律。人类的智慧不在于把人类的智力能力发挥到极限,而在于对人类的行为加以理性的约束,使人的行为理性地顺应自然的发展。有机农业就是一种在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基础上从事农业生产的生产方式。


  转变思想,解除疑虑。有人认为有机农业产量低,并以人民公社时的传统农业生产方式为例来说明有机农业生产力低下。人们常常会看了才相信,眼见为实。假如人们还没有看见过有机农业带来的好处,但是人们已经看见了现行化学农业的害处,化学农业不仅破坏土壤、破坏生态平衡,还污染空气、污染地表和地下水资源;不仅危害人们的身体健康,而且影响人类的后代,甚至毁灭人类的后代,不孕不育症越来越多。人们应该看清楚现行化学农业的实际成本之高是无法估量的。那么,试一试有机农业又何妨呢?


  与人民公社大规模农业相比,分田到户的小农业的生产力无疑是低下的。但是,人们为什么反而觉得人民公社的大规模农业生产力低呢?其实这说明了一个深层次的问题。中国农业过去一直是一种小农经济,而人民公社是从苏联学来的一种陌生的农业组织形式,大规模农业在中国前所未有,怎样管理,没有经验。况且当时讲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搞的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农民出工不出力,三夏、秋收农忙季节常常是社会力量帮助收获,而且人们自带干粮,分文不取。就是这样,到年底生产队结算的时候,还有不少农民欠生产队钱。因此,人民公社时农业生产力低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使用化肥,而是缺乏经营管理,缺乏职业道德。因此,不能用人民公社时的农业来比有机农业。


  此外,有机农业不是传统农业。从国标关于有机农业的定义中应该可以了解有机农业与传统农业的区别。一时的产量的高低不应该作为决定采用何种生产模式的主要标准。化学生产模式产量高只是一时的,不但没有可持续发展性,而且对环境、对人类健康有害。有机农业的产量低也是一时的,在实行有机农业耕作的初期,因土壤中毒没有痊愈、土壤肥力没有恢复,产量会低一些,只要坚持下去,有机农业一定会产出好品质、好收成。


  健康关系到每个人,获得健康食物是每个人的权力。不能因为经济条件没有达到某种程度国人就只能吃有毒的或转基因的食品。经济条件是人可以改变的因素。

 

二、有机农业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钥匙


  “三农问题”是一个巨大的课题,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在考虑“三农问题”时,一定不可以忽视环境问题,因为现行化学农业已经在环境污染中占首位。“三农问题”包括农业、农村、农村人口三方面的问题。三农问题的形成有久远的历史原因,也有现时原因。


  “三农问题”中,关键问题是农村人口问题。农村人口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长期以来,在相同的社会体制下,相同的法律制度下,却实行不同的人口政策,采取不同的分配原则,这是产生这个社会问题的根源。政策把人口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在此基础上制定不同的政策。于是中国公民就被划分为两类,持“农业户口”的人和持“非农业户口”的人。要解决农村人口问题,应该在全民相同的政策下对农村人口进行区分,现有的持“农业户口”的人中哪些是国家公务员,哪些是农民,哪些是失业人员,哪些是在职人员,哪些是个体经营者,哪些是闲散人员,哪些是……把农村人口类型区分清楚,再搞清楚是否有平等的就业机会?是否有公平的劳动报酬?是否每个人的劳动权力都得到尊重?分别按国家相关政策解决。这样,不仅农村人口问题解决了,城乡差别问题也迎刃而解了。国家应该本着平等、公正、公平的原则制定政策。每个公民都有相同权利,对国家承担相同的义务。


  在此基础上我们再来谈农民问题。中国到底有多少农民?在众多的农村人口中真正务农的人员有多少?古人云:“一夫不耕,民有饥者;一女不织,民有寒者”。在中国人口中真正的农民占多少比例?就现有的真正务农的农民来说,主要问题是职业教育问题。农民是一种职业,并不是出生在农村就能生而农民。农民需要具有一定的农业专业知识、农业技能;而现状是很多农民是文盲、半文盲,专业知识基本空白。既然农民是一种职业,从业人员也应该具有职业道德。过去几十年中农民所受的教育除了“高玉宝”和“阿凡提”外,就是“要把农民从繁重的农业劳动中解放出来”。结果,很多农民不仅缺乏职业道德意识,而且很娇气。此外,在大量使用除草剂以及农业机械化操作的今天,农村劳动力已经获得了很大解放,社会仍在片面提倡解放农村劳动力,但对解放的劳动力又没有任何计划和安排,没有解决三农问题,反而又加重了社会问题。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一个懒人社会,他们什么活儿都不干,只是打麻将混日子、靠赌博为生。没有目的的盲目解放劳动力,毋宁说是浪费劳动力,并且促使轻农思想蔓延。 

 

  在农民问题中还反映出一些共有的社会问题。如,改革开放后提倡“发家致富”,但没有倡导如何发家致富,只要富了就光荣。人们只想着自己发家致富,而缺乏社会责任意识。又如:劳动法规中为了保障劳动者的利益规定了最低工资水平,但对于劳动者应有的技能没有规定。于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过去学徒没有工资,但管吃住,那是人们认真学徒,而且非常尊重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后来给学徒工的工资很少,不管吃住,人们也努力学徒、尊重师傅;现在没有学徒制,打工者什么都不会也可以拿到不低的工资,不花钱学技术,却不好好学。对自己没有责任心,对工作没有责任心。其实学徒的过程不仅可以学习工作技能,也培养劳动的观念和工作责任心。因此劳动法规中应该就此作出相关的规定。


  在把农民问题搞清楚的基础上再来看中国的农业问题。是人的素质问题、还是管理问题?要解决农业问题,首先要解决土地问题,因为土地是农业的基础。应该搞清楚有多少可耕地?土地如何管理?农业包括农、林、牧、渔等多方面,各方面如何平衡安排?农业是文革后第一个改革的领域,解决了农民出工不出力的问题,虽然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应该说还是一种消极改革,缺乏改革动力,所以农业改革一直停滞不前。然而这种消极改革带来了一些负面的结果。比如:土地问题。土地是国家的,分田到户,村民便认为是自己的,所有权混乱。可能有人会强调说不是“分田到户”,是“土地承包”。那么,甲乙双方是谁?双方的责、权、利如何划分?既是土地承包,土地是国有的,应该所有公民都可承包,为什么农村人口“近水楼台先得月”?既然土地是国有的,为什么土地分配却是村自为政? 有的村土地多,村民就多分,不论男女老幼,人人有份;有的村土地少,村民就少分,甚至自行制定各种歧视政策剥夺一部分人的分配权力;在土地问题中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管懂得不懂得耕作、喜欢不喜欢耕作、会不会经营土地,不论是谁,是农村户口持有人都可分得一块田。结果是,有的耕作得好,有的耕作得不好,有的把土地荒废了,有的把土壤挖掉一米多卖掉了……。弗兰克林· 罗斯福说:“一个毁坏其土壤的民族,必自毁。”


  农业问题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对环境污染的问题。农业对环境的污染分种植和养殖两个方面。在种植方面,90年代以来,种子、化肥、农药商业化和市场导向导致了种植单一化。种植单一化,自然植物生长的平衡失去了,病虫害问题不断产生、不断恶化,农业进入恶性循环;养殖方面推广工厂化养殖。工厂化养殖场为了追求利润,囚禁动物、给动物吃各种激素、迫使它们生产更多的产品;高密度的养殖禽畜传染病频发,交叉感染,产生新的疾病,爆发多种流行病。

  

  解决好农村人口问题、解决好农业问题,农村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各家盖什么样的门楼、睡什么样的炕、用什么样的厕所并不是农村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说有机农业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钥匙呢?首先,有机农业可以解决农民问题。因为有机农业是知识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发展有机农业,需要对农民进行知识培训、技术培训和职业道德培训。有机农业的从业者将是有知识、有技术、有职业道德的新农民。其次,有机农业可以解决农业问题。有机农业是多种种养结合的生产体系,不仅可以保护环境,减少污染,而且可以提供多种产品,丰富市场;有机农业是可持续发展的农业生产方式,不仅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且“一方人养一方水土”。通过发展有机农业对农业形成行业管理,对土壤进行管理,对农业生产进行管理,对各操作流程进行管理,对企业各项制度进行管理,对环境进行管理。通过发展有机农业,引领和推动有机生活方式,构建文明和谐的社会,树立崭新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农村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农业是人类的第一文明、第一产业。随着文明的发展,产生新的产业。随着不同产业的产生又出现不同的社会分工。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又产生了信息产业。在网络中,人们可以虚拟、虚构任何东西。过去人们脚踏实地,现在很多人在高楼大厦里、在虚拟世界里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全然不理会他们身边日出日落,月亮阴晴圆缺,花开花谢。令人痛心的是很多孩子吃着被污染的食物、沉迷于网络游戏,失去了去认识自然的兴趣、毅力和愿望,在虚拟世界里消磨时间。人们离土壤越来越远。但不管怎样,人总是要吃饭,并总是希望自己幸福。“福”字告诉我们,每个口都有一块田来供给吃食就是福。“民以食为天”,人在天地之间,人的吃食、人的幸福源于土壤。“壤”字告诉我们很多道理:“壤”字由提土旁、一个“衣” 字、两个“口”字、一个“井”字和一横组成。提土旁:壤的归类。东汉郑玄(公元127-200年)解释土壤二字:“壤亦土也。以万物自生焉,则言土;以人所耕而树艺焉,则言壤。”《辞海》解释:壤是经耕作的土地。“壤”字中的“衣”字是由上下两部分组成的,不仅使整个字看起来更匀称,而且意思也表达得更准确,土壤中并不能直接生长出衣服来,壤提供不同的制衣原料。两个“口”:一个指人类的口,另一个指其他生物动物的口。壤给人类和其他生物动物提供食粮,人类耕作土地离不开其他生物动物的参与;人类与其他生物动物共生存。有机农业是多种种养结合的生产体系,在土壤上平衡种植养殖。“井”:源泉。壤是衣食之源;“井”字还使人联想到水,壤不能没有水。有机农业强调水土保持原则。—横线:这条横线形象地勾画出壤的特征,壤只是薄薄的土层;这一横在“井”字之下,表明壤是有保水功能的薄薄的土层,应该有适当的植被,如果水土流失,就不再是壤;井下一横,意味着壤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衣食之源,需要人不断地、妥当地耕作。有机农业就是这样一种妥当的耕作方式,是一种具有可持续发展性的农业生产方式。土壤是人类的衣食之源、生存之本,只要人类不断而妥当地耕作,土壤必会持续地并恰如其分地滋养人类。


  农业文明是其他一切文明的基础,农业是其他产业的基础。而土壤是农业发展的基础,因此,发展农业应该制定以土壤为基础的农业政策。一个民族重视农业的程度反映这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应该用一个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的眼光来规划中国的农业。


三、有机农业是食品安全的源泉,需要消费者参与挖掘。


  早在化学农业在欧洲刚刚兴起的时候,德国人智学教授鲁道夫·施坦纳1924年就警告人们说:化学农业将给地球带来很多危害,人们将越来越容易生病。他把外国古代农业文明和欧洲自然科学研究成果结合在一起,编成一套生物动力农耕方法,教授给德国农民。他在有机农业的发展初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当中国大地上和中国人的心田里正在不断掀起文化大革命的新高潮的时候,中国古代农业文明在中国的土壤上依然发着余光,欧美的化学农业已经迅速发展了30年左右,鲁道夫·施坦纳教授所说的话得到了证实,人们看到了化学农业给地球带来的种种危害,人们越来越容易生病。因此,许多国家的人们自发地兴起了有机农业生产,越来越多的人自发地投身于有机农业实践并团结起来组成协会;当成千上万的中国青年被送到农村扎根落户、全社会在农忙季节到农村去帮农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欧洲消费者周末往乡下跑,主动出合理的价格鼓励农民按有机方式生产。假期到乡下去、到自己放心的农庄采购有机食品,成为一种时尚。这种时尚的意义并不仅仅为了个人可以得到安全健康的食品,更重要的是人们把他们的日常生活与促进环境保护结合起来。消费者到农庄不仅可以采购有机食品,还可以监督生产者的生产活动。这是国外“农家乐”的起源和内涵,也是有机农业发展的推动力。正是消费者的参与使有机农业运动得以健康发展,正是消费者通过选择有机产品用他们的购买力有力地推动了有机农业的发展。当有机农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出现了有机认证制度。1972年11月法国、英国、瑞典、美国和南非等5个国家的有机农业协会在法国成立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它的成立是有机农业运动发展的里程碑。在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的带领下,有机农业运动在全球推广。与此同时,化学农业发展更为迅速,中国就是其中一例。化学农业的迅速发展对生态环境产生了恶劣影响,人畜不仅容易生病,而且出现许许多多新的恶性疾病。从90年代开始,很多国家的政府也参加到有机农业运动中来,对有机农业给予支持。一个民族对农业的重视程度反映这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在政府的推动下,有机农业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土地采用有机农耕方式,越来越多的人消费有机产品。有机生活方式已经成为风靡欧美的现代生活方式。选择有机产品,在现代文明社会,代表着一种崭新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


  我国的有机农业没有经过消费者推动发展阶段,而是直接通过认证来推动的。认证机构是非政府机构,认证行为也可能成为商业行为。因此,消费者对有机农业的参与是不可忽略的。如果消费者不了解有机农业,就不会明白认证的作用和意义,也不会了解有机农业对人类生活、对社会、对自然环境的积极意义,中国有机农业的发展就会失去动力。人类生活包括衣、食、住、行、用几个方面。也许有人会花上千元买一件时装,一年穿不了几次;或花数千元买一部手机,一、两年换部新的;或花数千元买名牌化妆品、保健品,慷慨地在自己身体内外施用“人体化肥”,却不舍得一年花一千元换来一整年每天一枚新鲜健康的有机蛋;也许有人拥有价值十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的汽车,每年为这部车花费上万元的各种费用;或在酒店用上万元一桌的大餐,或住价值上千万元的豪宅,却在家里让自己和家人吃着廉价的工业鸡蛋、喝着被提取了乳蛋白、乳脂的“下脚料”牛奶。“民以食为天”,“食不厌精”。在衣、食、住、行、用几个方面中,唯独在“食”的方面人们愿意委屈自己。人们实在应该花些时间学习一些有机农业知识,花些时间考察有机生产单位,花些时间选择真正的有机农庄,花些时间直接从自己放心的有机农庄采购安全健康的食品,把钱花得更值得、更有意义。通过理性的选择,使日常消费也变等有意义,在获得健康的同时,获得人类生存环境的改善。


  在种植方面,有机农业禁止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因此有机农产品比较安全。对此消费者多有了解。在养殖方面有机农业与现行化学农业的做法差别很大,消费者了解的可能不太多。比如,家禽的呼吸系统和肠道系统非常脆弱,现行化学农业的饲养方法是工厂化高密度饲养,不可避免家禽会频发呼吸道和肠道疾病,因此离不开抗生素;家禽是胆小敏感的,终生囚禁、超常光照等措施会使它们抑郁。有机农业尊重动物的自然能力,饲养禽畜是有机农业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在有机农庄里,家禽不仅有自由、快乐的生活,还有休息的权利,它们不仅可以经历它们生命中应该经历的一切,它们有各自的家庭、有各自的窝,而且它们的食料是天然的、有机的。家禽的饲养量不能过多,如过度饲养,家禽的食料和营养得不到保障,而且家禽粪便过多会造成土壤营养不均衡等多种问题;除了家禽,有机农庄还应饲养大型家畜,以促进生态系统中营养成分的循环。对于有机农庄来说,越是能自我共给就越健康。有机农业中的饲养业必须与种植业平衡发展。有机农业不仅可以保证植物产品营养美味,还可保证动物产品安全健康。农户家养柴鸡的好处是家禽有自由,但弊病是活动空间小、择食范围有限,而且人禽混居,容易交叉感染,此外,蛋品的新鲜程度不一,饲养过程无人监管、无法监督。而有机农业饲养不仅有一定的饲养规范,而且还有认证机制来把关。认证机构每年会派检查员到有机农业生产单位按照一定的标准进行文件记录和实际生产操作等多方面的检查,把检查结果交给认证发证机关。检查员们都是很专业的,如果他们检查出生产单位有违规行为,他们会如实报告给发证机关,对严重违规的,发证机关可以取消其认证。有机农业的认证管理体系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个安全保障系统。


四、政府应加大对有机农业的扶持力度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来,国际有机农业运动得到很多国家政府的积极参与和支持。我国2005年颁布并实施有机产品国家标准,大大促进了我国有机农业发展。有机农业作为可持续发展的农业模式,还需要扩大规模、提高质量、加快速度,政府应加大对有机农业的扶持力度。为了“让我们的祖国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政府应该大力扶持有机农业;为了“让人民群众吃得放心、用得安心,让出口产品享有良好信誉”,政府应该大力扶持有机农业。


  土地是国有的,但国有的土地是否可以保值或增值在于土地的质量,土地的质量取决于经营者的能力和努力。有机农业极大地优化国有土地的质量,有机农业的经营者们为此投入了很多财力、物力和人力,政府应该给予奖励和扶持;有机农业有助于政府解决环境保护问题,为国家节省了环保开支,政府应该给予奖励;有机农业有助于政府解决“三农问题”,政府应该给予奖励;有机农业经营者多年来承担了许多社会责任,政府应该给予扶持。因此,各级政府的农业补贴中应该设有专项补贴用于鼓励发展有机农业,好钢应该用在刀刃上。结合有机农业的认证管理体系,补贴款应该直接拨入有机农业企业的账户。通过补贴,促进有机农业的发展、加强对有机农业行业的管理。


  我们相信,有机农业不仅一定会“让我们的祖国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一定会“让人民群众吃得放心、用得安心,让出口产品享有良好信誉”,而且还将有助于构建和谐社会。


作者:张志敏


20万张体验券 喊你免费坐宁波地铁派福利  通讯员 徐昭 记者 韩宇挺 张明明  为倡导“低碳交通、绿色出行”的城市公共交通文化,宁波轨道交通将开展“1号线一期免费体验”惠民出行活动,同时推出地铁月票,此外还有大拨地铁优惠福利陆续到来。  20万张地铁体验券免费领  8月12日至8月30日,宁波轨道交通将启动地铁1号线免费体验活动,向市民发放20万张1号线一期免费体验兑换券——电子兑换券和纸质兑换

20万张体验券 喊你免费坐宁波地铁派福利  通讯员 徐昭 记者 韩宇挺 张明明  为倡导“低碳交通、绿色出行”的城市公共交通文化,宁波轨道交通将开展“1号线一期免费体验”惠民出行活动,同时推出地铁月票,此外还有大拨地铁优惠福利陆续到来。  20万张地铁体验券免费领  8月12日至8月30日,宁波轨道交通将启动地铁1号线免费体验活动,向市民发放20万张1号线一期免费体验兑换券——电子兑换券和纸质兑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g4d.org/dst-news/show-26247106647241.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