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國曆史上的著名戰爭圖解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4:51:42



[搞笑]俞长荣论伤寒(近代名老中医经验集)滋阴降火的食物十三例老板为什么会被下属牵着鼻子走?面包可以长期作为晚餐吗?

针织:“餐巾”(也可做披肩)蚝油黄豆(做法附图)*醉月亮04[转载]新课程改革理念下怎样评价说课自制下饭酱——香辣酱的做法大学生【如何建立强有力的人脉关系?】 治疗“咳嗽到死去活来”的药方如何化解隔代育儿的弊端揭秘赚钱的技巧,学会让钱自己进来《易经入门学习教程总有一句话让我们微笑得眼睛都红了……毛衣断线修补方法风中的想念【FLASH素材】玫瑰花FLASH集锦农村户口到底有多值钱?七律山水吟(连珠体)集合贴新韵精美陶瓷12-03-08高二数学(文)《函数的定义域和值域》(课件)石仰山 医案幸福如是说,参透的能有几个?《平凡的世界》(路遥)纯美古筝曲40首【影视音乐】《历代千字文真迹比较-行书卷》欣赏(四)心态决定命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怎么下载歌曲吴敬琏:措施能否落实将决定中国发展前途

一张图看懂公益彩票西方工商管理学名着提要吴晓波www.zaobao.com吴敬琏:措施能否落实将决定中国发展前途

中國曆史上的著名戰爭圖解---先秦至三國時期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涿鹿之戰,指的是距今約4600餘年前,黃帝部族聯合炎帝部族,與東夷集團中的蚩尤部族在今河北省涿縣一帶所進行的一場大戰。“戰爭”的目的,是雙方為了爭奪適於牧放和淺耕的中原地帶。它也是我國曆史上見於記載的最早的“戰爭”,對於古代華夏族由野蠻時代向文明時代的轉變產生過重大的影響。

  原始社會中晚期,逐漸形成了華夏、東夷、苗蠻三大集團。其中華夏集團以黃帝、炎帝兩大部族為核心。它們分別興起於今關中平原、山西西南部和河南西部。經融合後,遂沿著黃河南北岸向今華北大平原西部地帶發展。與此同時,興起於黃河下遊的今冀、魯、豫、蘇、皖交界地區的九夷部落(東夷集團的一支),也在其著名領袖蚩尤的領導下,以今山東為根據地,由東向西方向發展,開始進入華北大平原。這樣華夏集團與東夷集團之間的一場武裝衝突也就不可避免了。涿鹿之戰正是在這種曆史背景下爆發的。

  據說蚩尤族善於製作兵器,其銅製兵器精良堅利,且部眾勇猛剽悍,生性善戰,擅長角牴,進入華北地區後,首先與炎帝部族發生了正麵衝突。蚩尤族聯合巨人誇父部族和三苗一部,用武力擊敗了炎帝族,並進而占據了炎帝族居住的“九隅”,即“九州”。炎帝族為了維持生存,遂向同集團的黃帝族求援。

  黃帝族為了維護華夏集團的整體利益,就答應炎帝族的請求,將勢力推向東方。這樣,便同正乘勢向西北推進的蚩尤族在涿鹿地區相遭遇了。當時蚩尤族集結了所屬的81個支族(一說72族),在力量上占據某種優勢,所以,雙方接觸後,蚩尤族便倚仗人多勢眾、武器優良等條件,主動向黃帝族發起攻擊。黃帝族則率領以熊、羆、狼、豹、雕、龍、鴞等為圖騰的氏族,迎戰蚩尤族,並讓“應龍高水”,即利用位處上流的條件,在河流上築土壩蓄水,以阻擋蚩尤族的進攻。

  “戰爭”爆發後,適逢濃霧和大風暴雨天氣,這很適合來自東方多雨環境的蚩尤族展開軍事行動。所以在初戰階段,適合於晴天氣環境作戰的黃帝族處境並不有利,曾經九戰而九敗(九是虛數,形容次數之多)。然而,不多久,雨季過去,天氣放晴,這就給黃帝族轉敗為勝提供了重要契機。黃帝族把握戰機,在玄女族的支援下,乘勢向蚩尤族發動反擊。其利用特殊有利的天候——狂風大作,塵沙漫天,吹號角,擊鼙鼓,乘蚩尤族部眾迷亂、震懾之際,以指南車指示方向,驅眾向蚩尤族進攻,終於一舉擊敗敵人,並在冀州之野(即冀州,今河北地區)擒殺其首領蚩尤。涿鹿之戰就這樣以黃帝族的勝利而宣告結束。戰後,黃帝族乘勝東進,一直進抵泰山附近,在那裏舉行“封泰山”儀式後方才凱旋西歸。同時“命少皞清正司馬鳥師”,即在東夷集團中選擇一位能附眾的氏族首長名叫少皞清的繼續統領九夷部眾,並強迫東夷集團同自己華夏集團互結為同盟。

  涿鹿之戰的結果,有力地奠定了華夏集團據有廣大中原地區的基礎,並起到了進一步融合各氏族部落的催化作用。取得這場戰爭勝利的部族首領黃帝從此成為中華民族的共同祖先,並被逐步神化。涿鹿之戰為我們中華民族在發軔時期決定日後基本麵貌的曆史性“戰爭”。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牧野之戰,就是商周之際周武王在呂望等人輔佐下,率軍直搗商都朝歌(今河南淇縣),在牧野(今淇縣以南衛河以北地區)大破商軍、滅亡商朝的一次戰略決戰。

  公元前1027年(一說前1057年)正月,周武王統率兵車300乘,虎賁3000人,甲士4萬5千人,浩浩蕩蕩東進伐商。同月下旬,周軍進抵孟津,在那裏與反商的庸、盧、彭、濮、蜀(均居今漢水流域)、羌、微(均居今渭水流域)、髳(居今山西省平陸南)等方國部落的部隊會合。武王利用商地人心歸周的有利形勢,率本部及協同自己作戰的方國部落軍隊,於正月二十八日由孟津冒雨迅速東進。從汜地(今河南滎陽汜水鎮)渡過黃河後,兼程北上,至百泉(今河南輝縣西北)折而東行,直指朝歌。周師沿途沒有遇到商軍的抵抗,故開進順利,僅經過6天的行程,便於二月初四拂曉抵達牧野。

  周軍進攻的消息傳至朝歌,商朝廷上下一片驚恐。商紂王無奈之中隻好倉促部署防禦。但此時商軍主力還遠在東南地區,無法立即調回。於是隻好武裝大批奴隸,連同守衛國都的商軍共約17萬人(一說70萬,殊難相信),由自己率領,開赴牧野迎戰周師。

  二月初五淩晨,周軍布陣完畢,莊嚴誓師,史稱“牧誓”。武王在陣前聲討紂王聽信寵姬讒言,不祭祀祖宗,招誘四方的罪人和逃亡的奴隸,暴虐地殘害百姓等諸多罪行,從而激發起從征將士的敵愾心與鬥誌。接著,武王又鄭重宣布了作戰中的行動要求和軍事紀律:每前進六步、七步,就要停止取齊,以保持隊形;每擊刺四、五次或六、七次,也要停止取齊,以穩住陣腳。嚴申不準殺害降者,以瓦解商軍。

  誓師後,武王下令向商軍發起總攻擊。他先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即讓呂尚率領一部分精銳突擊部隊向商軍挑戰,以牽製迷惑敵人,並打亂其陣腳。商軍中的奴隸和戰俘心向武王,這時便紛紛起義,掉轉戈矛,幫助周帥作戰。武王乘勢以“大卒(主力)衝馳帝紂師”,猛烈衝殺敵軍。於是商軍十幾萬之眾頃刻土崩瓦解。紂王見大勢盡去,於當天晚上倉惶逃回朝歌,登上鹿台自焚而死。周軍乘勝進擊,攻占朝歌,滅亡商朝。爾後,武王分兵四出,征伐商朝各地諸侯,肅清殷商殘餘勢力。

  牧野之戰是我國古代車戰初期的著名戰例,它終止了殷商王朝的六百年統治,確立了周王朝對中原地區的統治秩序,為西周奴隸製禮樂文明的全麵興盛開辟了道路,對後世曆史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而其所體現的謀略和作戰藝術,也對古代軍事思想的發展具有不可低估的意義。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中國周桓王二年(前718)四月,在中原諸侯中首先 崛起的鄭國,出兵進攻衛國。衛支使鄰國南燕出兵攻鄭。 當燕軍入鄭國後,鄭莊公派大夫祭足、原繁、□駕率三 軍作正麵抗擊之勢,另派公子曼伯、子元率兵潛入燕軍 側後的北製(今河南滎陽汜水鎮)待機行動。燕軍專注 於當麵鄭軍,對北製防備鬆懈。六月,曼伯、子元從北 製向燕軍發起攻擊,燕軍失敗。時人評論此戰時指出的 “不備不虞,不可以師”(《左傳·隱公五年》)的原 則,為曆代兵家所遵循。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周襄王二十年(一說二十一年,公元前632),晉、楚 兩國為爭奪中原霸權,在城濮(今山東鄄城西南)地區 進行的一次決戰。
  中國春秋時期,齊國霸業衰落後,南方楚國、北方 晉國都趁機向中原擴展勢力,兩國利益直接發生了衝突。 楚國為遏製晉國南下,與靠近晉國的曹、衛兩國結盟,使 其為抗晉前哨;又以宋國背楚從晉為由,於周襄王十八 年冬,出兵圍攻宋地緡邑(今山東金鄉)。次年冬,楚 成王親率以令尹子玉為主將的楚軍及鄭、陳、蔡、許等 盟國軍隊,圍困宋都商丘(今河南商丘南)。晉國以應 宋求援為名,出師中原,力圖“取威定霸”(《左傳· 僖公二十七年》)。
  晉文公鑒於楚聯軍勢大,晉軍孤軍作戰,勞師遠征, 於晉不利,便采納大夫狐偃的建議,決定進攻兵力薄弱 的曹、衛,迫使楚軍北上救援以解宋圍。二十年一月,晉 文公率軍向衛國借道攻曹被拒絕,即轉道衛國南邊渡河 水(黃河),直插衛內地,攻取五鹿(今河南清豐西北) 後,乘虛進占衛都楚丘(今河南滑縣東)。楚軍救衛不 及,繼續圍困商丘。三月,晉軍乘勝攻入曹都陶丘(今 山東定陶西北),俘曹共公。晉文公又運用策略,加深 齊、秦與楚的矛盾,促使齊、秦出兵參戰,形成晉、齊、 秦聯合攻楚局麵。楚成王見形勢逆轉,急忙率部分楚軍 從商丘撤退到申(今河南南陽北),以防秦軍襲其後方。 同時令子玉放棄圍宋,避免與晉決戰。剛愎自用的子玉, 不顧情勢變化,執意以曹、衛複國為解宋圍的條件,要 挾於晉。晉文公用元帥先軫計謀,私許曹、衛複國,使 其背楚從晉,並扣留楚使宛春,激怒子玉北上與之決戰。 子玉忿而北進,直撲陶丘。晉文公為爭取主動,令晉軍向 衛地後撤90裏,既履行流亡楚時曾許下“避君三舍”的 諾言,又避開楚軍鋒芒,向齊、秦兩軍靠攏,並誘使楚 軍尾追。子玉以為晉軍畏楚而退,長驅直入,陷入不利 地位。
  四月初一,晉、齊、秦、宋聯軍退至城濮,於附近 地域布陣:上軍在右,狐毛為主將,狐偃為副將;下軍 在左,欒枝為主將,胥臣為副將;中軍先軫為元帥,□ 溱為副將。楚聯軍追蹤趕至,依托有利地形配置:右軍, 陳、蔡軍,子上指揮;左軍,申、息軍,子西指揮;中 軍,楚軍精銳,子玉指揮。次日晨,決戰開始。先是晉 下軍副將胥臣率一部兵力,並給駕車的馬蒙上虎皮,向戰 鬥力最弱的陳、蔡軍發起猛攻,陳、蔡軍驚慌潰逃。此 時,晉上軍主將狐毛在車上豎起兩麵指揮大旗,佯示主將 後退;晉下軍主將欒枝在陣後用車拖樹枝揚起塵土,偽 裝晉軍後隊撤退。子玉不察虛實,令全軍追擊。楚左軍 孤軍突出,側翼暴露,晉元帥先軫即指揮中軍側擊楚軍, 晉上軍立即回軍夾擊,楚左軍大部被殲。子玉見左、右 兩軍失利,大勢已去,隻得率中軍及左、右軍殘部退回 楚地,不久,被迫自殺。晉文公則於戰後得到周襄王策 命,一躍而為中原霸主。
  此戰,晉軍“退避三舍”、後發製人、由弱及強各 個擊破的作戰指導和成功的外交配合,豐富和發展了中 國古代的軍事思想。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發生時間: 公元前684年
  所屬年代: 春秋戰國時代
  發生地點: 長勺(今山東曲阜北,一說萊蕪東北)
  事件介紹
  長勺之戰,發生於周莊王十三年(公元前684年)春天,它是春秋初年齊魯兩個諸侯國之間進行的一場車陣會戰,也是我國曆史上後發製人,以弱勝強的一個著名戰例。

  自公元前770年周平王東遷洛邑起,我國曆史進入了諸侯兼並、大國爭霸的春秋時代。齊國和魯國都是西周初年分封的重要諸侯國,又互相毗鄰,在當時的動蕩局麵下,不免發生各種矛盾,而矛盾衝突的激化,又勢必造成兩國間兵戎相見的結果,長勺之戰正是這一特殊曆史條件下的產物。

  當時的魯國據有今山東西南部地區,都城曲阜(今山東曲阜),它較多地保留了宗周社會的禮樂傳統,在春秋諸國中居於二等地位,疆域和國力較之齊國,均處於相對的劣勢。至於齊國,則是薑太公呂望的封地,轄有今山東東北部地區的廣大地域,都城臨淄(今山東淄博市東北)。那裏土地肥沃,又富漁鹽之利,太公立國後,推行“因其俗,簡其禮”、“因地製宜,發展經濟”、“舉賢而上功”、“修道法”、禮法並用等一係列正確政策,因而經濟發達,實力雄厚,自西周至春秋,一直成為東方地區首屈一指的大國。長勺之戰就是在這種齊強魯弱的背景下爆發的。

  公元前686年冬,齊國宮廷內部發生了一場動亂。齊襄公的堂弟公孫無知殺死襄公,自立為君。幾個月後,齊臣雍廩又殺死了公孫無知,這樣,齊國的君位便空置了起來。當時流亡在外的公子小白和其兄公子糾都想乘機回國繼承君位,於是就發生了一場君位爭奪鬥爭。結果,是公子小白捷足先登,率先入國搶占了君位,他就是曆史上赫赫有名的齊桓公。而公子糾則時運不佳,在這場權力爭奪中丟掉了自己的性命,其重要謀臣管仲也被羅致到齊桓公的手下,後來成為齊桓公霸業的重要奠基者。

  魯國在這場齊國內部鬥爭中,是站在公子糾一邊的,並曾經公開出兵支持公子糾回國爭奪君位。但結果是乾時一戰,損兵折將,大敗而歸。魯國的所作所為,導致齊魯之間矛盾的進一步激化,齊桓公本人對此更是耿耿於懷,不肯善罷甘休,這終於釀成了長勺之戰的爆發。

  公元前684年春,齊桓公在鞏固了君位之後,自恃實力強大,不顧管仲的諫阻,決定興師伐魯,以報複魯國一年以前支持公子糾複國的宿怨,企圖一舉征服魯國,向外擴張齊國的勢力。

  當時魯國執政的是魯莊公,他聞報齊軍大舉來攻,決定動員全國的力量,同齊軍一決勝負。

  就在魯莊公準備發兵應戰之時,魯國有一位名叫曹劌的人認為當政者庸碌無能,未能遠謀。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國家遭受齊國軍隊的蹂躪,因而入見莊公,要求參與戰事。

  曹劌詢問莊公依靠什麼同齊國作戰。魯莊公說,對於衣物食品之類的東西,總是要分賜給臣下,不敢獨自享用。曹劌指出,這樣做不過是小恩小惠,不能施及全國,民眾是不會出力作戰的。魯莊公又說,自己對神明是很虔敬的,祭祀天地神明的祭品從不敢虛報,很守信用。但曹劌認為,對神守點小信,未必能感動神明,神也是不會降福的。魯莊公想了一下又補充道,自己對待民間的大小獄訟,雖然不能做到明察秋毫,但是必定準情度理地予以處理。曹劌這時才說,這倒是盡到了君主的責任,為老百姓辦了好事,具備了同齊國決一勝負的基本條件了。為此,他請求隨同魯莊公奔赴戰場,魯莊公允諾了他的這一請求,讓他和自己同乘一車前往長勺。

  魯軍根據齊強魯弱的客觀形勢,在長勺(今山東曲阜北,一說萊蕪東北)迎擊來犯的齊車。兩軍都擺開了決戰的態勢,待布陣完畢後,魯莊公準備傳令擂鼓出擊齊軍,希望能夠先發製人。曹劌見狀趕忙加以勸止,建議莊公堅守陣地,以逸待勞,伺機破敵,魯莊公接受了曹劌的這一建議,暫時按兵不動。齊軍方麵求勝心切,憑恃強大的兵力優勢,主動向魯軍發起猛烈的進攻。但它接連三次的出擊都在魯軍的嚴密防禦之下遭到了挫敗,未能達到先發製人的作戰目的,反而造成自己戰力衰落,鬥誌沮喪。曹劌見時機已到,建議莊公果斷進行反擊。莊公聽從他的意見,傳令魯軍全線出擊。魯軍於是憑借高昂的士氣,一鼓作氣,迅猛英勇地衝向敵人,衝垮齊軍的車陣,大敗齊軍。莊公見到齊軍敗退,急欲下令發起追擊,又被曹劌所勸阻。曹劌下車仔細察看,發現齊軍的車轍的痕跡紊亂;又登車遠望,望到齊軍的旗幟東倒西歪,判明了齊軍確是敗潰,這才建議魯莊公實施追擊。莊公於是下令追擊齊軍,進一步重創齊軍,將其趕出了魯國國境,魯軍至此取得了長勺之戰的最終勝利。

  戰爭結束後,魯莊公向曹劌詢問是役取勝的原委。曹劌回答說:“用兵打仗所憑恃的是勇氣。第一次擊鼓衝鋒時,士氣最為旺盛;第二次擊鼓衝鋒,士氣就衰退了;等到第三次擊鼓衝鋒,士氣便完全消失了。齊軍三通鼓罷,士氣已完全喪盡,而相反我軍士氣卻正十分旺盛,這時實施反擊,自然就能夠一舉打敗齊軍”。接著曹劌又說明未立即發起追擊的原因:齊國畢竟是實力強大的國家,不可等閑視之,而要謹防其佯敗設伏,以避免己方不應有的失利。後來看到他們的車轍紊亂,望見他們的旌旗歪斜,這才大膽地建議實施戰場追擊。一番話說得魯莊公心悅誠服,點頭稱是。

  從曹劌戰前決策、戰場指揮和戰後分析的諸多言行裏,我們可以看到魯軍取得長勺之戰的勝利乃有其必然性。魯國統治者在戰前進行了“取信於民”的政治準備,為展開軍事行動創造了有利的條件。在作戰中,魯莊公又能虛心聽取曹劌的正確作戰指揮意見,遵循後發製人、敵疲我打、持重相敵的積極防禦、適時反擊的方針,正確地選擇戰場,正確地把握反攻和追擊的時機,從而牢牢地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贏得戰役的重大勝利。可見,長勺之戰的規模雖然不大,但它卻正確地反映了弱軍對強軍作戰的基本規律和原則。因此,一直為曆代兵家所稱道。

  長勺之戰是齊桓公爭霸鬥爭史上一次少有的挫折,也是魯齊長期鬥爭中魯國的一次罕見的勝利。它對齊桓公調整完善自己的爭霸戰略方針具有一定的影響。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中國春秋中期,晉、楚爭霸中原,晉軍大敗楚軍於 鄢陵(今河南鄢陵西北)的一次作戰。
  周簡王七年(公元前 579),長期爭霸的晉、楚兩 國,在宋大夫華元調停下弭兵議和,但雙方都無誠意。十 年,楚國首先進攻中原要衝之地的鄭、衛,迫鄭屈服。次 年,晉厲公以鄭國叛晉附楚為由,率軍伐鄭,以欒書為 中軍帥。楚共王為援救鄭國,親統楚軍及鄭軍、夷兵,以 司馬子反為中軍帥,與晉戰於鄭地鄢陵。楚軍於古代用 兵所忌的晦日六月二十九,趁晉軍不備,利用晨霧掩護, 突然迫近晉軍營壘布陣,企圖在援晉的齊、魯、宋、衛 軍到達前速決取勝。晉軍因營前有泥沼,加之楚軍逼近, 兵車無法出營列陣,處於不利地位。但楚軍將帥不和,部 伍混雜,彼此觀望,紀律鬆弛。晉厲公排除固守待援的 主張,決心趨利避害,與楚軍決戰。隨即在營壘中填井 平灶,擴大列陣的空間,調動上、中、下軍及新軍,布 列陣勢。楚共王登上巢車(□望車),觀察晉軍情況,但 未能判明晉軍意圖。晉厲公在楚舊臣苗賁皇陪伴下,觀 察楚軍陣勢,針對楚軍精銳集於中軍的情況,采納苗賁 皇建議,改變原有陣勢,由中軍將、佐各率精銳一部加 強兩翼,擬首先擊破楚軍薄弱的左、右軍,爾後圍殲其 中軍。部署既定,晉軍繞營前泥沼兩側而進。楚共王見 晉厲公所在中軍兵力薄弱,即率中軍攻晉厲公,遭晉軍 抗擊。楚共王傷目,中軍後退,未及支援兩翼。晉軍乘 勢猛攻楚左、右軍,從清晨戰至傍晚。楚軍傷亡慘重,公 子□被俘,隻得收兵。繼又連夜修繕兵器,補充兵卒,準 備雞鳴再戰。但因主帥子反醉酒無法指揮,楚共王自料 難於取勝,率軍宵遁,子反失職自殺。
  鄢陵之戰
  楚軍的失敗,使晉國得以重整霸業。此戰,晉軍根 據楚軍陣勢和地形特點,當機立斷,改變部署,加強兩 翼,擊敗楚軍,是中國古代靈活用兵的著名戰例。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周襄王十四年(公元前638年)初冬發生的泓水之戰,是宋、楚兩國為爭奪中原霸權而進行的一次作戰,也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因思想保守、墨守成規而導致失敗的典型戰例之一。

  春秋時期中原地區的第一個霸主齊桓公去世後,各國諸侯頓時失去了一匡天下的領導人,成為一片散沙。齊國因內亂而中衰,晉、秦也有各自的苦衷,暫時無力過問中原。這樣,長期以來受齊桓公遏製的南方強國——楚國,就企圖乘機進入中原,攫取霸權。素為中原列國目為“蠻夷之邦”的楚國的北進勢頭,引起中原諸小國的忐忑不安,於是一貫自我標榜仁義的宋襄公,便想憑藉宋為公國、爵位最尊的地位以及領導諸侯平定齊亂的餘威,出麵領導諸侯抗衡楚國,繼承齊桓公的霸主地位,並進而伺機恢複殷商的故業。可是在當時,宋國的國力遠遠不逮楚國,宋襄公這種不自量力的做法,造成宋楚間矛盾的高度激化,楚國對當年的齊桓公是無可奈何的,但這時對付宋襄公卻是遊刃有餘,所以它處心積慮要教訓宋襄公,結果終於導致了泓水之戰的爆發。

  且說宋襄公專心致誌爭當盟主,雖然雄心勃勃,但畢竟國力有限,因此隻能單純模仿齊桓公的做法,以“仁義”為政治號召,召集諸侯舉行盟會,藉以抬高自己的聲望。可是他的這套把戲,不僅遭到諸多小國的冷遇,更受到楚國君臣的算計。在盂地(今河南省睢縣西北)盟會上,宋襄公拒絕事前公子目夷提出的多帶兵車,以防不測的建漢,輕車簡從前往,結果為“不講信義”的楚成王手下的軍隊活捉了起來。

  楚軍押著他乘勢攻打宋都商丘(今河南商丘縣),幸虧太宰子魚率領宋國的軍民進行頑強的抵抗,才抑製了楚軍的攻勢,使其圍攻宋都數月而未能得逞。後來,在魯僖公的調停之下,楚成王才將宋襄公釋放回國。

  宋襄公遭此奇恥大辱,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既痛恨楚成王的不守信義,更憤慨其他諸侯國見風使舵,背宋親楚。他自知軍力非楚國之匹,暫時不敢主動去惹犯它;而是先把矛頭指向臣服於楚的鄭國,決定興師討伐它,以顯示一下自己的威風,挽回自己曾為楚囚俘的麵子。大司馬公孫固和公子目夷(宋襄化的庶兄)都認為攻打鄭國會引起楚國出兵幹涉,勸阻宋襄公不要伐鄭。可是宋襄公卻振振有詞為這一行動進行辯護:“如果上天不嫌棄我,殷商故業是可以得到複興的。”

  執意伐鄭。鄭文公聞訊宋師大舉來攻,立即求救於楚。楚成王果然迅速起兵伐宋救鄭。宋襄公得到這個消息,才知道事態十分嚴重,不得已被迫急忙從鄭國撤軍。

  周襄王十四年(公元前638年)十月底,宋軍返抵宋境。

  這時楚軍猶在陳國境內向宋國挺進途中。宋襄公為阻擊楚軍於邊境地區,屯軍泓水(渦河的支流,經今河南商丘、柘城間東南流)以北,以等待楚軍的到來。十一月初一,楚軍進至泓水南岸,並開始渡河,這時宋軍已布列好陣勢。宋大司馬公孫固鑒於楚宋兩軍眾寡懸殊,但宋軍已占有先機之利的情況,建議宋襄公把握戰機,乘楚軍渡到河中間時予以打擊。

  但是卻為宋襄公所斷然拒絕,從而使楚軍得以全部順利渡過泓水。楚軍渡河後開始布列陣勢,這時公孫固又奉勸宋襄公乘楚軍列陣未畢、行列未定之際發動攻擊,但宋襄公仍然不予接受。一直等到楚軍布陣完畢,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宋襄公這才擊鼓向楚軍進攻。可是,這時一切都已經晚了,弱小的宋軍哪裏是強大楚師的對手,一陣廝殺後,宋軍受到重創,宋襄公本人的大腿也受了重傷,其精銳的禁衛軍(門官)悉為楚軍所殲滅。隻是在公孫固等人的拚死掩護下,宋襄公才得以突出重圍,狼狽逃回宋國。泓水之戰就這樣以楚勝宋敗降下帷幕。

  泓水之戰後,宋國的眾多大臣都埋怨宋襄公實在糊塗。可是宋襄公本人並不服氣,在那裏振振有詞為自己的錯誤指揮進行辯解。說什麼“君子不重傷”(不再傷害受傷的敵人),“不禽二毛”(不捕捉頭發花白的敵軍老兵),“不以阻隘”(不阻敵人於險隘取勝),“不鼓不成列”(不主動攻擊尚未列好陣勢的敵人)。可見其執迷不悟到了極點,因而遭到公子目夷等人的嚴厲批評。第二年夏天,宋襄公因腿傷過重,帶著滿腦子“仁義禮信”的陳舊用兵教條死去了,他的爭當霸主的夙願,也有如曇花一現似的,就此煙消雲散了。

  泓水之戰規模雖不很大,但是在中國古代戰爭發展史上卻具有一定的意義。它標誌著商周以來以“成列而鼓”為主要特色的“禮義之兵”行將壽終正寢,新型的以“詭詐奇謀”為主導的作戰方式正在崛起。所謂的“禮義之兵”,就是作戰方式上“重偏戰而賤詐戰”,“結日定地,各居一麵,鳴鼓而戰,不相詐”。它是陳舊的密集大方陣作戰的必然要求,但是在這時,由於武器裝備的日趨精良,車陣戰法的不斷發展,它已開始不適應戰爭實踐的需要,逐漸走向沒落。宋襄公無視這一情況的變化,拘泥於“不鼓不成列”“不以阻隘”等舊兵法教條,遭致悲慘的失敗,實在是不可避免的。這正如《淮南子》所說的那樣:“古之伐國,不殺黃口,不獲二毛,於古為義,於今為笑,古之所以為榮者,今之所以為辱也。”

  泓水之戰的結果使得宋國從此一蹶不振,楚勢力進一步向中原擴展,春秋爭霸戰爭進入了新的階段。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史記·卷六十五》中有:“(吳國)西破強楚,入郢;北威齊、晉,顯名諸侯,孫子與有力焉!”這裏所說的“西破強楚,入郢”一事,就是春秋末期周敬王十四年(公元前506年)爆發的著名的吳楚柏舉之戰。吳國是春秋晚期勃興於南方地區的一個國家,它在發展過程中,與南方地區的強國楚國產生了尖銳的矛盾,以至長期付諸武力,兵戎相見。從公元前584年第一次“州來之戰”起,兩國之間在短短的60餘年時間裏,曾先後發生過十次大規模的戰爭,其中吳軍全勝六次,楚軍全勝一次,互有勝負三次。總的趨勢是,吳國逐漸由弱變強,開始占據戰略上的主動地位。它終於導致了吳楚兩國決定戰爭勝負的“柏舉之戰”。吳王闔閭是一位英明有為的君主,他即位以後,勵精圖治,發展生產,改良吏治,整軍經武:“立城郭,設守備,實倉廩,治兵庫”,並大膽起用伍子胥、孫武、伯嚭等外來傑出軍政人才,積極從事爭霸大業。這時,西方的強楚,就成了吳國勝利前進道路上的最大障礙。換句話說,也就是隻有在過去積小勝的基礎上,從根本上打垮或削弱楚國,闔閭才能實現自己成為中原霸主的夢想。吳楚戰略決戰箭在弦上,勢在必行。“吉人自有天助”,楚國當時的現狀,為闔閭夢想得以實現提供了極為有利的契機。進入春秋以來,楚同晉國長期征戰,爭霸中原,搞得民疲財竭,國力中衰。同時楚國內部政治黑暗,軍事無能,民眾怨憤,君臣離心,也給敵國創造了可乘之機。所以說,當時的楚國雖然貌似龐然大物,餘威尚存,可其實早已是外強中幹,是經不得風雨飄搖的,吳楚柏舉之戰前夕,楚國實際上已經處於戰略上的被動地位了。當然,從整體實力上來說,楚對吳還具有一定的優勢。所以當公元前512年闔閭第一次提出大舉攻楚的戰略計劃時,睿智的孫武即以“民勞,未可,待之”的理由加以勸阻。不過吳國君臣並未消極地守株待兔,他們的厲害,就在於他們從不消極等待敵方出現破綻,而是積極運用謀略,主動創造條件,完成敵我優劣對比的轉換。為此,它首先伐滅楚國的羽翼——徐和鍾吾這兩個小國,為進而伐楚掃清道路。其次,也是更為重要的,是采用了伍子胥提出的“疲楚誤楚”的高明戰略方針。具體做法是,將吳軍分為三支,輪番出擊,騷擾楚軍,麻痹敵手。這一措施實行了六年有餘,吳軍先後襲擊楚國的夷(今安徽渦陽附近)、潛(今安徽霍山東北)、六(今安徽六安北)等地,害得楚軍疲於奔命,鬥誌沮喪。同時,吳軍這種稍嚐輒止、不作決戰的做法,也給楚軍造成錯覺,誤以為吳軍的行動僅僅是“騷擾”而已,而忽視了吳軍這些“佯動”背後所包藏的“禍心”,放鬆了應有的警惕,到頭來栽了大跟鬥。公元前506年,給楚國致命一擊的時機終於來到了。這年秋天,楚國大軍圍攻蔡國,蔡在危急中向吳國求救。另外,唐國國君也因憤恨於楚國的不斷侵淩勒索,而主動與吳國通好,要求助吳抗楚。唐、蔡兩國雖是蕞爾小國,但位居楚國的北部側背,戰略地位相當重要。吳國通過和它們結盟,遂可以實施其避開楚國正麵,進行戰略迂回、大舉突襲,直搗腹心的作戰計劃。同年冬天,吳王闔閭親率其弟夫概和謀臣武將伍子胥、伯嚭、孫武等,傾全國3萬水陸之師,乘楚軍連年作戰極度疲憊,東北部防禦空虛薄弱之隙,進行戰略奇襲,吳軍溯淮水浩蕩西進。進抵淮汭(今安徽鳳台附近,一說今河南潢州西北)後舍舟登陸,以3500精銳士卒為前鋒,在蔡、唐軍配合導引下,兵不血刃,迅速地通過楚國北部大隧、直轅、冥阨三關險隘(在今河南信陽南),挺進到漢水東岸。取得“出其不意,攻其無備”的戰略效果。這堪稱實踐孫武“以迂為直”原則的傑出典範。楚軍在極其被動的情況下倉猝應戰。楚昭王急派令尹囊瓦、左司馬沈尹戍、武城大夫黑、大夫史皇等人率軍趕至漢水西岸進行防禦。兩軍隔著漢水互相對峙。楚軍中左司馬沈尹戍是一位頭腦冷靜的優秀軍事指揮家。他針對吳軍作戰的特點,向統帥囊瓦提出如下建議:由囊瓦率楚軍主力沿漢水西岸阻擊吳軍的進攻,正麵牽製吳軍。而由他本人北上方城(今河南方城縣境),征集那裏的楚軍,迂回到吳軍的側後,毀壞吳軍舟楫,阻塞三關,切斷吳軍的歸路。爾後與囊瓦所率的主力實施前後夾擊,一舉消滅吳軍。囊瓦起初同意了沈尹戍的建議,可是待沈尹戍奔赴方城後,卻又聽從武城黑和史皇的挑撥慫恿,出於貪立戰功的心理,而一改原先商定的作戰計劃,采取冒進速戰的方針,不待沈尹戍軍完成迂回包抄行動,即擅自單獨渡過漢水向吳軍進攻。吳軍見楚軍主動出擊,大喜過望,遂采取後退疲敵、尋機決戰的方針,主動由漢水東岸後撤。囊瓦果然中計,尾隨吳軍而來,自小別(在今湖北漢川東南)至大別(今湖北境大別山脈)間,連續與吳軍交戰,但結果總是失利,由此而造成士氣低落、軍隊疲憊。吳軍見楚軍已陷入完全被動的困境,於是當機立斷,決定同楚軍進行戰略決戰。十一月十九日,吳軍在柏舉(今湖北漢川縣北,一說湖北麻城)列陣迎戰楚軍。闔閭弟夫概認為囊瓦素來不得人心,楚軍無死戰之誌。因此主張吳軍立即主動發起攻擊。指出,隻要吳軍一進攻,楚軍就必然潰逃,屆時再以主力投入戰鬥,必能大獲全勝。但闔閭出於謹慎而否決了夫概的意見。夫概不願放棄這一勝敵的良機,便率領自己的五千部屬奮勇進攻囊瓦的軍隊。楚軍一觸即潰,陣勢大亂。闔閭見夫概部突擊成功,乃乘機以主力投入交戰,擴張戰果,大勝楚軍。囊瓦失魂落魄,棄軍逃奔鄭國,史皇戰死沙場。楚軍主力在柏舉決戰遭重創後狼狽向西潰逃。吳軍及時實施戰略追擊,尾隨不舍。終於在柏舉西南的清發水(今湖北安陸西的溳水)追及楚軍。吳軍“因敵製勝”,用“半濟擊”的戰法,再度給渡河逃命中的楚軍以沉重的打擊。吳軍繼續追擊,至雍澨(今湖北京山西南)追及正在埋鍋造飯的楚囊瓦軍殘部,大破之。並與由息(今河南息縣西南)回救的楚軍沈尹戍部遭遇。經過反複激烈的拚殺,楚軍又被戰敗,主將沈尹戍傷重身亡。至此,楚軍全線崩潰,郢都(今湖北江陵西北)完全暴露在吳軍麵前。吳軍長驅直入,勢如破竹,五戰五勝,於十一月二十九,一舉攻陷郢都。楚昭王淒淒慘慘,惶惶如喪家之犬逃往隨國(今湖北隨州)。柏舉之戰遂以吳軍的輝煌勝利而告終結。至於吳軍入郢後上下忘乎所以,縱暴郢都,內訌迭起,在秦楚聯軍的反擊下,軍事、政治均陷於被動,最後被迫退回吳國,那已是後事了。用孫武自己的話來說,這便是“夫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費留”。柏舉之戰是春秋晚期一次規模宏大、戰法靈活、影響深遠的大戰。吳軍靈活機動,因敵用兵,以迂回奔襲、後退疲敵、尋機決戰、深遠追擊的戰法,一舉戰勝多年的敵手楚國,給長期稱雄的楚國以十分沉重的打擊,從而有力地改變了春秋晚期的整個戰略格局,為吳國的進一步崛起,進而爭霸中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中國春秋末期,吳、越爭霸戰爭中,越軍在笠澤(今 江蘇蘇州南,與吳淞江走向相同的古河道)擊敗吳軍的 一次作戰。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越被吳戰敗。 越王勾踐臥薪嚐膽,吸取教訓,積聚力量,伺機滅吳。吳 王夫差恃勝而驕,急欲圖霸中原,連年向外用兵,對越 國不加戒備。勾踐采納大夫範蠡、文種建議,於三十八 年趁吳王赴黃池(今河南封丘南)會盟,襲擊吳都姑蘇 (今蘇州)。四十二年,又乘吳國兵疲民困、連年天災、 軍隊分散的有利時機,再次攻吳。三月,勾踐率軍進抵 笠澤江南岸。夫差倉促率姑蘇守軍至江北迎戰,夾江對 陣。勾踐從左、右兩軍各派一部兵力,黃昏時分別進至 上、下遊五裏處,夜半渡於江中,鳴鼓?喊,佯為進攻。 夫差誤認越軍兩路渡江夾擊吳軍,急忙分兵兩路迎戰,僅 留中軍接應。勾踐乘機率三軍主力,以6000銳卒為先鋒, 偃旗息鼓,秘密渡江,向吳中軍發起突然攻擊,吳中軍 大亂敗退。兩路吳軍不及回救,隨之潰逃。越軍乘勝猛 追,再戰於沒(今蘇州南),三戰於郊(今蘇州郊區), 接連大敗吳軍,迫夫差退守姑蘇,為最終滅吳奠定了基 礎。此戰,越軍利用夜暗,兩翼佯動,誘敵分兵,乘虛 偷渡,實施中央突破,是中國古代戰爭史上一次著名渡 江奇襲戰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發生時間: 公元前353年
  所屬年代: 春秋戰國時代
  發生地點: 桂陵(今河南長垣西北,一說今山東菏澤北)
  事件介紹
  周顯王十五年至十六年(公元前354—前353年),齊軍在桂陵(今河南長垣西北,一說今山東菏澤北)大敗魏軍的一次著名截擊作戰。

  戰國初年,魏國由於實行變法而首先強盛起來,並一度形成稱霸中原的局麵。魏惠王(即子罃)即位後,連年四麵征戰,對外擴張,遂感國力不濟。於是改變策略,積極聯絡齊、韓、秦三國,專意對趙。此時,齊國也因推行改革迅速強大,為了爭雄中原,亦極力拉攏韓、趙以抗魏。十五年,趙國在齊國支持下進攻衛國,迫衛從趙。而衛原是魏國的從屬,魏不容許趙國染指,便派將軍龐涓率軍8萬圍攻趙都邯鄲(今河北境)。次年,趙求救於齊。齊威王以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領兵8萬前往救援。其時,魏、趙相持已一年有餘,魏實力大損,邯鄲也危在旦夕。田忌欲率兵直赴邯鄲,進攻魏軍主力。孫臏認為,魏攻趙、精銳在外,國內兵力空虛,如果南攻其軍事重鎮襄陵(今河南睢陽),魏軍必然回兵自救。這樣既可解趙之圍,又使魏軍疲於奔命,便於被我截擊。田忌采納了這一計謀,率軍南下,會同宋、衛兩國軍隊圍攻魏之襄陵。孫臏先派不懂軍事的齊城、高唐二邑大夫率兵強攻襄陵,結果兵敗。龐涓誤認為齊軍不堪一擊,遂不以為慮,繼續加緊圍攻邯鄲。於是,孫臏又派輕車銳卒直撲大梁城郊,“以怒其氣”,並“示之寡”(《孫臏兵法·擒龐涓篇》)。龐涓震怒而輕敵,攻克邯鄲後,急忙撤離邯鄲,放棄輜重,兼程回師。田忌、孫臏料定魏軍必經桂陵,即.率主力先期到達該地布陣設伏。魏軍進至桂陵,突遭齊軍截擊,倉卒作戰,傷亡過半,丟棄車輛、軍資無數,招致慘重失敗。魏國延續一年多的滅趙之戰亦功虧一簣。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發生時間: 公元前342年
  所屬年代: 春秋戰國時代
  發生地點: 馬陵(今山東範縣西南)
  事件介紹
  馬陵之戰


  戰國時期,齊軍在馬陵(今河南範縣西南)殲滅魏軍的著名伏擊戰。

  周顯王二十六年(公元前343),魏發兵攻韓,韓向齊求救。齊應允救援,以促韓竭力抗魏。但鑒於戰事初起,魏﹑韓雙方實力未損,過早出兵對齊不利,直到韓軍五戰俱敗,情況危急,魏軍也十分疲憊,才發兵相救。

  二十七年,齊威王以田忌為主將,田嬰﹑田盼為副將,孫臏為軍師,運用“圍魏救趙”戰法(見桂陵之戰),率軍直趨魏都大梁(今河南開封),誘使魏軍回救,以解韓圍。魏軍果然撤回大梁,並以太子申為上將軍,龐涓為將,率兵10萬東出外黃(今河南蘭考東南),迎擊齊軍。孫臏認為,魏軍悍勇,不可貿然決戰,隻可利用魏軍向來輕視齊軍和龐涓求勝心切的弱點,“因其勢而利導之”(《史記·孫子吳起列傳》),乃避戰示弱,退兵減灶,引誘魏軍追擊。太子申本有退軍之意,龐涓不聽,率軍緊追。見齊軍逐日減灶,以為齊軍士氣低落,逃亡嚴重,即丟下步兵,以輕車銳騎兼程追擊。齊軍退至樹木茂密﹑道狹地險的馬陵。孫臏計算行程,判斷魏軍將於日落後追至,即引軍埋伏。經長途追擊而疲憊不堪的魏軍,於孫臏預計時間進入設伏地域。齊軍萬弩俱發,魏軍大敗,龐涓憤愧自殺。齊軍乘勝進攻,俘太子申,全殲魏軍。

  孫臏利用龐涓的弱點,製造假象,誘其就範,始終居於主動地位。此戰是中國戰爭史上設伏殲敵的著名戰例。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發生時間: 公元前260年
  所屬年代: 春秋戰國時代
  發生地點: 長平(今山西高平縣西北)
  事件介紹
  長平之戰


  長平之戰發生於公元前260年,是秦、趙之間的一次戰略決戰。在戰爭中,秦軍貫徹正確的戰略指導,采用靈活多變的戰術,一舉殲滅趙軍45萬人,開創了我國曆史上最早、規模最大的包圍殲敵戰先例。

  長平之戰中,秦軍前後共殲趙軍45萬人,從根本上削弱了當時關東六國中最為強勁的對手趙國,也給其他關東諸侯國以極大的震懾。從此以後,秦國統一六國的道路變得暢通無阻了。

  長平之戰秦勝趙敗的結局並不是偶然的。除了總體力量上秦對趙占有相對的優勢外,雙方戰略上的得失和具體作戰藝術運用上的高低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秦軍之所以取勝,在於:首先是分化瓦解了關東六國的戰略同盟;其次是巧妙使用離間計,誘使趙王犯下置將不當的嚴重錯誤;其三是擇人得當,起用富於謀略、驍勇善戰的白起為主將;其四是白起善察戰機,用兵如神,誘敵出擊,然後用正合奇勝的戰法分割包圍趙軍,痛加聚殲;其五是在戰鬥的關鍵時刻,秦國上下一體動員,及時增援,協調配合,斷敵之援。為白起實施正確的作戰指揮提供了必要的保證。

  趙軍之所以慘敗,在於:第一,不顧敵強我弱的態勢,貿然開戰,一味追求進攻;第二,臨陣易將,讓毫無實戰經驗的趙括替代執行正確防禦戰略的廉頗統帥趙軍,中了秦人的離間之計;第三,在外交上不善於利用各國仇秦的心理,積極爭取與國,引為己助;第四,趙括不知“奇正”變化、靈活用兵的要旨,既無正確的作戰方針,又不知敵之虛實,更未能隨機製宜擺脫困境,始終處於被動之中;第五,具體作戰中,屢鑄大錯。決戰伊始,即貿然出擊,致使被圍。被圍之後,隻知消極強行突圍,未能進行內外配合,打通糧道。終於導致全軍覆滅的悲慘下場。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中國戰國後期,趙聯合魏、楚軍在趙都邯鄲(今屬 河北)大敗秦軍的一次防禦戰。長平之戰趙國大敗,秦 上將軍白起欲乘勝直搗趙都邯鄲,趙孝成王許割六城與 秦議和。趙國利用戰爭間隙,厲兵秣馬,重整軍備,結 好齊、楚、魏等國,決心抗秦。秦昭王得知趙國不予六 城,不顧白起關於趙已國內實、外交成而不宜出兵的勸 阻,於周赧王五十六年(公元前259)九月,遣五大夫王 陵率軍從上黨(今山西長治東南)進攻邯鄲。趙國軍民 懷長平之恨,堅城死守。秦軍久攻不克,於次年改派王 □代王陵為將,仍屢攻不下。趙軍久困於邯鄲,形勢日 趨危急。趙相平原君散家財與士卒,編妻妾入行伍,鼓勵 軍民共赴國難,並選3000精兵,不斷出擊,疲憊秦軍。同 時,接連遣使赴魏求援,又親自衝出重圍,前往楚國,陳 說利害,終使楚王發兵相救。魏遣晉鄙率軍10萬救趙,因 受秦威脅,至鄴(今河北臨漳西南)即屯兵不進。魏公 子無忌(信陵君)使人盜魏王兵符,擊殺晉鄙,奪取軍 權,選兵8萬會楚軍救趙。秦軍久頓堅城,師老兵疲,受趙、 魏、楚軍內外夾擊,大敗,秦將鄭安平率2萬人降趙,邯 鄲圍解。趙、魏乘勝奪回了部分失地。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中國封建社會最早的統一戰爭

  秦統一六國的戰爭,既是戰國末期最後一場諸侯兼並戰爭,又是中國曆史上最早的 一場封建統一戰爭。從公元前230年到公元前221年,秦國用了10年的時間,相繼滅掉了 北方的燕、趙,中原的韓、魏,東方的齊和南方的楚六個國家,結束了春秋以來長達 500餘年的諸侯割據紛爭的戰亂局麵,建立了中國曆史上第一個中央集權統一國家。 戰國時期,經過長期諸侯割據戰爭,諸侯各國盛衰格局發生了很大變化,許多弱小 國家被消滅,中國境內隻剩下齊、楚、燕、韓、趙、魏、秦七個大的諸侯國,史稱戰國 七雄。七雄局麵的形成,既是春秋以來兼並戰爭的結果,又是中國統一的前奏。為增強 國力,統一全國,七雄相繼展開了富國強兵的變法活動。魏國任用李悝變法,楚國使用 吳起變法,趙國有武靈王改革,但最有成效的是秦國商鞍變法。公元前359年,秦孝公 任用商鞅,變法改革,國力逐步強盛。從秦孝公到秦王政的100多年時間中,秦國國力 更加強盛,在軍事製度方麵實行按郡縣征兵,完善了軍隊組織,提高了軍隊戰鬥力,士 卒勇猛,車騎雄盛,遠非其他六國可比。在軍事策略上改變了勞師遠征而經常失利的戰 略,采用範睢遠交近攻的策略,逐漸蠶食並鞏固其占領地區,實行有效占領。秦國相繼 滅掉西周、東周,攻占韓國的黃河以東和以南地區,設置太原、上黨、三川三郡,領土 包括今陝西大部,山西中南部,河南西部,湖北西部,湖南西北部和四川東北部的廣大 地區。 史書記載秦國“西有巴蜀、漢中之利,北有胡貉、代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 東有崤函之固”,在地理位置上進可攻,退可守;“戰車千乘,奮擊百萬”,軍事力量 遠勝於其他六國。

  秦國這種優越的戰略優勢為統一六國打下了基礎。與此同時,山東六國統治集團內 部相互傾軋,爭權奪利,政局很不穩固。

  各國之間長期戰爭,實力消耗,國力被削弱。六國麵對強秦的威脅,雖然屢次合縱 抗秦,但在秦國連衡策略下先後瓦解而失敗。他們時而“合眾弱以抗一強”,時而“恃 一強以攻眾弱”,無法形成穩固統一的抗秦力量,給秦國各個擊破以可乘之機。當時的 有識之士已經看出這種趨勢,如子順就曾經說過:“當今崤山以東的六國衰弱不振,韓 趙魏三國向秦國割地求安,二周已被秦滅亡,燕齊楚等大國也向秦國屈服,照此看來, 不出20年,天下必然是秦國的了。”

  公元前238年,秦王政鏟除了丞相呂不韋和長信侯嫪毐集團,開始親政,周密布署 統一六國的戰爭。李斯、尉繚等協助秦王製定了統一全國的戰略策略。秦滅六國的戰略 有兩個內容,一是乘六國混戰之際,秦國“滅諸侯,成帝業,為天下一統”。秦王政采 納了尉繚破六國合縱的策略,“毋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亂其謀”,從內部分化瓦解敵 國。二是繼承曆代遠交近攻政策,確定了先弱後強,先近後遠的具體戰略步驟,李斯建 議秦王政先攻韓趙,“趙舉則韓亡,韓亡則荊魏不能獨立,荊魏不能獨立則是一舉而壞 韓、蠹魏、拔荊,東以弱齊燕”。這一戰略步驟可以概括為三步,即籠絡燕齊,穩住楚 魏,消滅韓趙,然後各個擊破,統一全國。在這種戰略方針指導下,一場統一戰爭開始 了。

  公元前236年,秦王政乘趙攻燕、國內空虛之際,分兵兩路大舉攻趙,拉開了統一 戰爭的帷幕。秦國經過數年連續攻趙,極大地削弱了趙國實力,但一時無力滅亡趙國。 於是秦國轉攻韓國,公元前231年,攻下韓國南陽,次年,秦內史滕率軍北上,攻占韓 國都城陽翟(今河南禹州市),俘虜韓王安,在韓地設置潁川郡,韓國滅亡。

  公元前229年,秦大舉攻趙,名將王翦率軍由上黨(今山西長治市)出井陘(今河 北井陘縣),端和由河內進攻趙都邯鄲。趙國派大將李牧迎戰,雙方屢有勝負,陷入僵 局,相持一年之久。後來趙王中了秦的反間計,撤換李牧,由於臨陣易將,趙軍士氣受 挫,失去了相持能力。公元前228年,王翦向趙國發起總攻,秦軍很快攻占了邯鄲,俘 虜趙王遷,殘部敗逃,趙國滅亡。

  秦國在攻趙的同時,兵臨燕境。燕國無力抵抗,太子丹企圖以刺殺秦王的辦法挽回 敗局。公元前227年,燕丹派荊軻以進獻燕國地圖為名,謀刺秦王政,結果陰謀暴露, 被秦國處死。秦王政以此為借口,派王翦率兵攻打燕國,秦軍在易水(今河北易縣境內) 大敗燕罕。次年10月,王翦攻陷燕國都薊(今北京市),燕王喜與太子丹率殘部逃到遼 東(今遼寧遼陽市),苟延殘喘,燕國名存實亡。 秦國滅掉韓趙、重創燕國以後,北方大部分地區已為秦有,隻有地處中原的魏國, 孤立無援。公元前225年,秦將王賁率軍出關中,東進攻魏,迅速包圍魏都大梁(今河 南開封市)。秦軍引黃河水灌城,攻陷大梁,魏王假投降,魏國滅亡。

  早在秦軍攻取燕都時,秦國已把進攻目標轉向楚國。公元前226年,秦王政問諸將 攻楚需要多少兵力,老將王翦認為楚國地廣兵強,必須有60萬軍隊才能伐楚,而李信則 說隻用20萬軍隊就能攻下楚國。秦王以為王翦因年老怯戰,沒有聽取他的意見,派李信 和蒙恬率軍20萬攻打楚國。公元前225年秦軍南下攻楚,楚將項燕率軍抵抗。秦軍開始 進軍順利,在平輿(今河南汝南縣東南)和寢(今河南沈丘縣東南)擊敗楚軍,進兵到 城父(今河南寶豐縣東)。項燕率軍反擊,在城父大敗秦軍,李信敗逃回國。公元前 224年,秦王政親自向王翦賠一禮,命他率60萬大軍再次伐楚,雙方在陳(今河南淮陽 縣)相遇,王翦按兵不動,以逸待勞,楚軍屢次挑戰,秦軍不與交戰,項燕隻好率兵東 歸。王翦乘楚軍退兵之機,揮師追擊,在蘄(今安徽宿州市)大敗楚軍,殺楚將項燕。 次年,秦軍乘勝進兵,俘虜楚王負芻,攻占楚都郢(今湖北荊州市),設置郢郡,楚國 滅亡。

  五國滅亡後,隻剩下東方的齊國和燕趙殘餘勢力。公元前222年,秦將王賁率軍殲 滅了遼東燕軍,俘虜燕王喜,回師途中又在代北(今山西代縣)俘獲趙國餘部代王嘉, 然後由燕地乘虛直逼齊國。齊王建慌忙在西線集結軍隊,準備抵抗。公元前221年,秦 軍避開西線齊軍主力,從北麵直插齊國都城臨淄(今山東淄博市)。在秦國大兵壓境的 形勢下,齊王建不戰而降,齊國滅亡。

  秦統一六國戰爭的勝利,是由於秦國在戰爭中戰略戰術運用得當。秦王政在位時期, 國力富強,有足夠的人力物力供應戰爭,在戰略上處於進攻態勢,勢如破竹,摧枯拉朽, 相繼滅掉諸國。在戰術上,秦國執行了由近及遠,先弱後強的方針,首先滅掉了毗鄰的 弱國韓趙,然後中央突破,攻燕滅魏,解除了北方的後顧之憂。最後消滅兩翼的強敵齊 楚,這種戰術運用是符合實際情況的。在具體戰役中,秦國運用策略正確,如在滅韓趙 的戰爭中,根據具體情況,而不是完全機械地按“先取韓以恐他國”的既定方針,而是 機動靈活,趙有機可乘則先攻趙,韓可攻則滅韓。滅楚戰役是在檢討了攻楚失策後,根 據楚國實力集中優勢兵力攻楚而取勝的。攻打齊國避實就虛,出奇製勝。相反,六國方 麵勢力弱小,在戰略上又不能聯合,各自為戰,根本不能阻擋秦國的進攻,戰爭中消極 防禦,被動挨打,以至一個個被秦國滅亡。


清朝最后文字狱案 慈禧杀一儆百反惹麻烦 2014-03-12(转自:中国文化传媒网).TRS_Editor TABLE{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TRS_Editor{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TRS_Editor P{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margin-top:

清朝最后文字狱案 慈禧杀一儆百反惹麻烦 2014-03-12(转自:中国文化传媒网).TRS_Editor TABLE{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TRS_Editor{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TRS_Editor P{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margin-top: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g4d.org/dst-news/show-26242495642376.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