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把古人分成少数人和多数人(定义见问题补充),那么哪类人对历史的影响更大?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9:42:28



卷珠帘-古琴曲经络治高血压如何评价铝空气电池的前景?孕妇感冒盐水漱口如何开导父母离异的小孩?

味浓鲜美无比的——花菇笋片五花肉大家每年买书要花多少钱?如何找到豆瓣关注过的豆列?重庆黑社会老大曾当面向薄熙来说出这样的话盛大能再次崛起吗?秋美丽而又有一点神秘【极品美图】高清壁纸(一)一篇民国小学生作文为何让今人汗颜?德涅斯特河东岸地区将何去何从(2014年5月)?【图】十大元帅十大将五十七上将【珍贵照片】知与不知2013年犯太岁的四个属相企业人才理念标语鎶潬涔熻鎶€宸э紒璺熷ぇ璇椾汉瀛﹀嚑鎷?国家级外科名老中医名方精选----治慢性腰腿痛(四川成都市中医骨伤医院主任医师张鉴铭拟方)命不能争运可以造祖传秘方:肛门瘙痒一周痊愈复方百部汤楂樺儳浠殑涔︽硶锛屽帀瀹筹紒梨涡浅笑三月天〖黄花美女系列素材〗个人收藏精美绝伦的宇宙天体图片【组图】外国电影剧本300篇二(25册)色彩—绚丽、视角—独特、飞机、机场——A清明节的食俗吃馓子以及馓子的制作方法宋朝开国六十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浙江慈溪桥头镇河里发现多具男尸【胃痛的严重时除了药以外,吃什么可以缓解疼痛?】呼市市民是否适合做理财?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相关问题:


少数人的定义是,如果将某个时代的人排序,排序规则是按这个人对历史的影响程度的大小由高到低排列,这个队列的前1%称之为少数人,后99%称之为多数人

网友回答:


如果我们把古人分成少数人和多数人(定义见问题补充),那么哪类人对历史的影响更大?谢邀。

如以少数人中的个人与多数人中的个人相比,前者大于后者。
如以少数人与多数人相比,后者大于前者。
少数人只是人群中的杰出者,人群的需要、习俗、文化、创造及其生产生活活动,是产生少数人的必要条件。
少数人如果没有通过其作为,对多数人施加影响,由多数人自身来实施改变,对于历史进程来说,他什么也没有改变。历史进程的改变,最终是由多数人的改变来改变的。

简单地说,离开了多数人,单个人连一根绣花针都造不了。一根绣花针,何其简单,但是从矿石的冶炼、材料的锻造、他的光滑度、尖锐度及其针眼,是由多数人通过一系列工具、生产条件来完成的。个别人可以想出一个改进绣花针的主意,他的主意,仅仅是在既定的绣花针的基础上想出的,而改进的实施,需要多数人来完成,并需要由多数人使用,否则,要么是废物,要么就会迅速夭折。

历史上,无论是政治、还是文化作品、科学创造,无论表面上看起来,个人的作用有多么伟大,其背后的道理,应当如此。这是我对少数人和多数人关系及其影响作用的理解。

俄国马克思主义者普列汉诺夫,有一名著叫《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对此引经据典,有专门的论述。说是专著,其实就是一本小册子,只有几十页,在我国出版过。此书我早年读过,对我形成上述观点有影响。

他的基本观点是:”一个拥有某种才能的人能运用他的这种才能对事变的进程产生影响“。”但杰出人物只能改变事变的个别外貌,却不能改变当时事变的一般趋势;他们自己只是由于这种趋势才出现的;没有这种趋势,他们永远也跨不过由可能进到现实的门槛。“

他在此书中还说:”偶然性是一种相对的东西,它只会在各个必然过程的交叉点上出现。“我觉得,这里所说的偶然性,也指个别或少数杰出人物的出现。如果曾经出现这些具体的有名有姓的人没有出现,那将会有其他有名有名有姓的人出现。即中国说的所谓”时势造英雄“是也。

例如,我们曾经有过个人崇拜,也因某些主张否定了个人利益。否定个人利益,这是我们曾经有过的社会状态中理论的最基本支撑点,但个人利益是否定不了点,不论曾经被多么强大的人所主张,但社会还是回到了承认个人利益的轨道上来。因为人们毕竟是由有着个人利益需求的个人来组成的。

附带简介一下普列汉诺夫,他相信社会主义必将到来,但反对十月革命。他认为:

”并不是在任何特定的时候,都能按照社会主义原则来改造社会的。社会主义制度至少要有以下必不可少的条件为前提:(一)生产力高度发展;(二)国内居民具有的觉悟水平。在不具备这两个条件的地方,根本谈不上组织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否则”组织的只是饥饿。“

他因反对”十月革命“,被列宁批驳,但列宁一直赞赏他的学识,在他1918年因病去世后,还号召青年人学习他的全部哲学著作。

现在学界有人认为,从苏联解体,以及苏联和中国曾有过的大饥荒,计划经济体制的失败等诸多方面看,他对十月革命会带来什么,超越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方式可能带来什么的预言,都应验了。显示全部


答友:范围太大,只说中国古代史(其实欧洲的情况大致相似)的话,我的答案是少数人,而且毫无疑问。
如果你把识字的人定义为“少数人”,把文盲定义为“多数人”,这就会更明显。
中国古代史就是一部读书人的历史,其制度演进跟思想史的发展密切相关,而跟农民的觉醒没有太大关系,农民起义只不过是土地矛盾周期性的爆发,没有发展性,也无所谓革命性。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近代史以降,随着知识鸿沟的逐渐消失和民主政体的逐步建立,历史发展越来越依赖于集体决策,同时越来越远离强人意志的片面影响。


答友:这不就是说“英雄史观”和“群众史观”的区别吗。

我赞成群众史观,原因有三点(教科书论调):
1,群众是历史发展的最终动力。
2,群众是精神文明的产生源泉。
3,群众是社会变革的决定力量。

不需要解释。

补充:我认为只有在具有充分数量和全局眼光看来,对历史的作用才是有意义的。单纯比较某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的贡献,或者寻求某一部分人对历史的确切贡献都是不现实,没有意义的。因为历史具有复杂性,千丝万缕分不清楚,更何况历史又是漫长的,任何时间只要不是宇宙终结都很难有定论。


答友:多数时候,好的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题主的问题属于此类。
既适合刚接触到“历史”概念的小学生去思考,也适合博士作为毕业论题。
事实上,关于“历史”的主题,“少/多”之间的斗争,在思想领域和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定论,也不会结束。
所以,我不是来答题的,我只从某个角度来解题,看看能不能拓宽这个问题涉及的向度。

首先,“历史”是什么?你会发现,对于这个概念本身就存在着少数人和多数人理解的不同。

A
如果从日常理解,也就是“多数人”的理解,它是一个族群文明进程的总体概观。
这种理解的“历史”,又可能有很多分支。比如有高低,有方向的“历史”VS自由自发的“历史”。
前者如达尔文主义的史观。他们觉得人类文明和达尔文宣称的生命一样,是进化的。是从低到高发展。但历史发展高低的标准是什么?他们回答不了。(不详论)但他们会肯定,少数人肯定会比多数人影响大,因为少数高级人正是多数人的有意无意的进化目标。
认为“历史”是自由自发状态的观点,最后基本会赞同历史=无数的偶然+个别的必然。在这个层面的历史观,“少VS多”可具体化的话题很多,诸如:
英雄的偶然VS群众的必然/社会的强制VS道德的自律/制度的改良VS潜规则的源远流长/技术的革新VS族群的惰性/……


B
然后还有少数人理解的“历史”。他们认为是“历史”是某种核心价值观的运动。人类表面的文明进程其实都是由某种内在力量支配和决定。
比如黑格尔的历史观。马克思历史的“合目的性”就是从黑格尔的“历史观”来的。
比如中国传统模模糊糊的天道传统中蕴含的历史观。
再比如多数宗教的历史观。基督教会告诉你,历史都是人堕落,然后神来拯救的历史。佛教会告诉你,历史是空,一切都是幻象。

这种少数人理解的“隐秘”性的“历史”,如果硬要回答少/多问题的话,答案无疑是,少是引导多的,回国理想国,回归天道,回归天国,回归沉寂。


结论:
其实A历史是B历史祛魅之后的破碎镜像。这是我目前对所谓“历史”的看法。具体就不展开了。

高中时候,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历史观”是一个人成熟的最后一关。现在才明白,我们每个人对所谓“历史”的理解,的确是自我理解的最后一步。它决定着我们对他人的定位,对社会的理解,对制度的理解,以及对自我价值的理解。
你可以没有所谓“历史观”,其实,这也是一种“无历史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不同哦)。

同时,“历史观”对于很多人而言,也很可能是种种的“人生陷阱”。
很多“历史观”被“发明”出来,其根本目的,在本质就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奴役”。这点,我个人是看了很多年书,也丢掉很多年书才明白的。显示全部


答友:所谓的“英雄史观”、“群众史观”,无非都是拍脑袋的。 两方都是研究者靠自己拍脑袋想象出一套东西套事实,谁都能自圆其说,谁都有道理,谁也说服不了谁。这玩意只有定量化研究才能下结论,需要做一个超复杂的我们永远也积累不到足够的可输入样本以及变量的统计因素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db:标题]东北大妈打电话催女儿赶紧生孩子。 @华西都市报 【穿貂东北妈催女生娃:“再不生你都要绝经了”】穿貂儿东北丈母娘逼亲生女儿赶紧生娃,字字戳心,一看就是亲妈。 12月8日,一段《大妈催女儿生娃》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的大妈靠在超市的一辆购物推车旁,身穿一件黑色的皮草大衣,右手拿着一部苹果手机,严厉地跟女儿打电话:“你姥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生齐了,再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db:标题]东北大妈打电话催女儿赶紧生孩子。 @华西都市报 【穿貂东北妈催女生娃:“再不生你都要绝经了”】穿貂儿东北丈母娘逼亲生女儿赶紧生娃,字字戳心,一看就是亲妈。 12月8日,一段《大妈催女儿生娃》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的大妈靠在超市的一辆购物推车旁,身穿一件黑色的皮草大衣,右手拿着一部苹果手机,严厉地跟女儿打电话:“你姥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生齐了,再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g4d.org/dst-news/show-26228324733430.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